Skip to main content

本師世尊「人本宗教精神」之探討

本師世尊「人本宗教精神」之探討

 

文/施美枝

 

 

摘 要

天帝教是人本精神的宗教。「天帝教的中心思想就是儒家思想,親親而仁民,體天心之仁,以『仁愛』為基礎。我們出發點雖不同,而其終極目標救人救世,登斯民於極樂的願望是一致的。…」天帝教的基本精神,源自中國儒家的思想,以「仁愛」為基礎。「親親仁民,體天心之仁」是信仰力量的根本,也是宗教意識的來源。本文的目的,乃希望透過對  本師世尊天帝教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涵靜老人李玉階先生),其人本思想的探討,明瞭天帝教人本宗教精神的形成與內涵。行文循由如是脈絡而成:一﹑人本宗教精神特質的說明。二﹑本師世尊人本思想內涵的探討

:本師世尊受業與傳習思想背景的整理,以及,探索師尊自身生命底蘊中,沛然而鮮明的三種宗教意識。希冀明白  本師世尊「為中國立心,為同胞立命,為文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人本關懷,以及,如是的正氣,為人類世界的劫氛與陰暗,所帶來的人本曙光。

 

 

前 言

 

  信仰是人生的終極關懷,而宗教是信仰力量的體現。人對生命的終極有所信奉,對崇高的美善價值有所仰望。以之,而形成人對躍昇生命的有限性,而探求無限,有所宗往、有所慕求。落實於人生現實世界,遂形成教化,並且,以之滌淨人內在的雜多,也昇華人類性靈的境界。

宗教精神的特質,以及,信仰力量根源的探討,是宗教哲學的重要議題。同時,這兩者也關係宗教實質內涵的形成。對於宗教精神特質的說明,除了追溯此宗教意識的根源之外,更能以該宗教精神特質為核心,外延地理解該宗教思想中之人生觀、性命觀、修養觀(修持觀),以及倫理觀、價值觀與終極關懷等。簡約地說,信仰力量有二,自力與他力;宗教精神的型態,亦分為兩種:人本或神本。宗教的類型,大抵可以分為:人本(自力)的宗教,與神本(他力)的宗教。

  「天帝教是一個救劫的宗教。[1](《師語》頁133)「天帝教的中心思想就是儒家思想,親親而仁民,體天心之仁,以『仁愛』為基礎。我們出發點雖不同,而其終極目標救人救世,登斯民於極樂的願望是一致的。…」(同上頁140)。可知:天帝教的基本精神,源自中國儒家的思想,以「仁愛」為基礎。「親親仁民,體天心之仁」是信仰力量的根本,也是宗教意識的來源。天帝教是人本精神的宗教,本乎以人為本自力自救的精神,暨以挽救三期末劫為天命,帝教希冀以宗教的力量挽救人心,道德重整,並且,化延世界毀滅浩劫於無形。本文的目的,乃希望透過對  本師世尊天帝教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涵靜老人李玉階先生),其人本思想的探討,明白天帝教人本宗教精神的形成與內涵。

行文義理思考的脈絡

一、人本宗教精神特質的說明

二、本師世尊人本思想內涵的探討

─由本師世尊受業與傳習思想背景整理而得

─探索師尊自身生命底蘊中,沛然而鮮明的三種宗教意識

   章節的安排

一、人本宗教精神的特質

二、本師世尊人本宗教精神的內涵

三、結語

 

 

一、人本宗教精神的特質

  

當代著名哲學家懷海德( A.N. Whitehead )在其著作《宗教的創生》 一書中嘗對宗教給予一般的描述,曰 [2]:「宗教乃是信仰的力量,它滌淨了內在的部份。」;並且說:「宗教是人類內在生活的藝術和理論,只要它是依賴人本身以及事物本性裡永恆的東西。」宗教是信仰的力量。它依著人性,以及事物的內在本性而生起,並且,朝往精神生命中,最永恆的價值而歸復。信仰力量的根源(自力或他力),決定信仰的型態,以及修持的方式等。信仰力量之根源這個議題,即討論:何者是信仰的主體?何者是信仰的客體?信仰者與被信仰者之間,其對應的型態是如何:以人為本,或者,以神為本

人本的宗教,對反於神本、物本的宗教 [3]。其中,不論人本或神本,其信仰的對象都是;然而,二者對人之所來自 [4] 看法不同,對人與神的關係看法不同。又依著這些根本性與本質的差異,遂形成了信仰實質內涵的差異,即信仰的價值,信仰的核心,信仰力量的來源,以及,信仰的終極關懷等諸信仰層面的差別。同時,信仰主體的確定,直截決定信仰終極的關懷─ ─是落實於人間,或者,存在於天國。因此,確定宗教的精神特質,明白其精神特質的涵義,不僅是研究各宗教內容的切入點,更是檢證信仰是否堅備的要素。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論語‧學而》)精神特質的確立,既是立道的根本,也是修道的前提。

人本精神的宗教,以為信仰價值建立的根本;人是宗教信仰的核心,人是信仰價值的主體。人本宗教的特質是自力的宗教──相信人自身的精神力量,重視人的自力自立。人本的宗教教導人,凡事先反問自己,反求諸己,先問自己的良心。在人本宗教的信仰體系中,信仰的對象仍是神(或 上帝)[5];但是,信仰是由人自身透發的。人透過自愛、自治、自信與自奮的方式,自生信仰的力量,以及對信仰神聖性的貞信。更重要者是,建立理性自信的信仰理性自律的道德理性。

在他力(神本)宗教的信仰關係中,有我自己與我所信仰之  上帝或仙佛之合力,始能救渡自己,救渡他人,並拯救世界。但是,此中缺乏了「人能拯救自己,世界亦能拯救其自身,並且幫助我拯救自己之肯定」 [6]確切地說,他力(神本)的宗教,從苦與罪的觀點看人世,缺乏對人的肯定與自信。然而,自力(人本)的宗教則確信:人對這份世界,有一份主動承擔的責任。人對  上帝所創造的宇宙,有其發自主體內心的敬意,以及,自覺參與其間的擔待。人本的宗教肯定人的自力來自於人的自性,自覺自性的飽滿具足,並且,肯定人性的善(人之性善)與天命流行之至善。人本的宗教貞信:人在宇宙生生不息的長流中,應該主動參贊天地的化育,而非僅是被動﹑消極地等待神的恩賜,或者,梏受罪力的流轉,而在寰宇間流浪。

人本的宗教,中國儒家思想為最。昭示自力宗教精神最顯者,即儒家的仁心仁性、良知良能。儒家不只肯定人會犯過,人有痛苦,人有罪惡,更肯定人的善性。其中,章句猶如:「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7]以及,「凡有四端於我者(案:仁義禮智四端之心),知皆擴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8]‧‧‧。仁心仁性,四端之心,是儒家對最真誠的肯定與敬意。如是的自性擴充於外,就是自立自救的力量,就是沛然而莫之能禦的自主與自覺。這份對仁心仁性的貞信與仰望,教導人「在自己當下之悲憫罪苦時,能反求內心,一念自覺,將苦罪厭惡之情,收歸自己,以識得自己有求超越此罪苦之仁性仁心[9] 。也就是說,自力人本的宗教精神,蘊涵著人的自覺,啟蒙人的自信(自性之貞信)。同時,對人的罪惡或苦難,在承擔與默受之外,更淬勵人以本具的仁心仁性,予以超越。在每一個反求諸己的當下,朗見信仰中,一切無限與莊嚴神聖的價值,無一不是根源於人的本心與本性!人不應只是消極地等待神的救贖,或者,祈求仙佛的赦免;人尤應主動地推擴自己的仁心仁性,積極地面對人的罪惡或苦難,並且,創造人生的價值,化苦與罪為生命奮進的動力。此更是人本宗教的真精神。

 

以上是對人本宗教精神的特質(涵義),一簡略的說明。

 

 

二、本師世尊的人本宗教思想

 

(一)天帝教人本精神之內涵(概說)

天帝教的基本精神,以「信仰 上帝」為基礎,「以生生不息,體天心之仁,親親仁民,仁民愛物為中心思想 [10](天帝教教旨)。基於聖凡平等第三神論的思想,暨以心物一元二用論為哲學的根基,兼及三奮的修持精神,著重反省懺悔、改過向善。就其應元的意義而言,帝教以挽救三期末劫為天命。依道世傳嗣的意義來說,帝教以繼開天帝立教道統,並臻至三期三同為終極的目標。

其次,《天帝教教綱》第二條「教旨」,言立教的根本精神:「旨在先盡人道,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再修天道,積功累德,救世度人;進而修持身心性命妙道,恢宏天人合一思想真諦,致力于溝通天人文化,窮究宇宙真理,積極向天奮鬥,揭破自然奧祕,明暸生命來源,悟徹人生究竟,守和全形,雙修性命,把握現實軀體,勤參法華上乘,效法天體運行,向自己奮鬥,以求聖凡平等,而達天人大同之終極目標。」文中,「正心修身,齊家治國」﹑「積功累德,救世度人」是儒學精神的真髓。而「先盡人道,再修天道」的修持觀,視人道為天道的根砥,天道是人道的提昇。這盡是人本思想的體現。    

再者,  本師世尊首任首席使者嘗言:

我們天帝教的中心思想就是儒家思想,親親仁民,體天心之仁,以『仁愛』為基礎。我們出發點雖不同,而其終極目標救人救世,登斯民於極樂的願望是一致的。」(《師語》,頁140)。儒家思想是人本的精神。帝教中心思想以儒學為主,因此,天帝教是人本精神的宗教。又說:

「我是一個老百姓,我只盡我做一個國民的一份責任,政府沒有一個人要我這樣做,這是我基於愛國家、愛同胞、愛人類,所想做的一份良心工作。」(同上)。

這一段話昭示:弘揚  天帝的教化,是  本師世尊「基於愛國、愛民與愛人類」的仁者心懷,發乎本心之自覺自主而致力的「一份良心工作」。

以上,從天帝教教旨,立教的根本精神,與本師世尊駐世的言語;以及,師尊發乎自立自救的精神,以繼開道統﹑弘教救劫等層面觀之,確知:天帝教是人本的宗教

 

(二)本師世尊的人本思想

帝教人本精神的思想,源於  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其宗教意識的內涵。

以下,係對  本師世尊的人本思想之說明─

1.     師尊人本思想師承的背景探索

i. 于右任先生四句詩

于右任先生係 師尊在中國公學就讀時的國文老師。于師以北宋大儒張橫渠先生的四句話: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11]

統貫古今中外的歷史,以及政道與治道的思想。同時,亦啟蒙了  本師世尊的文化意識,與成人成聖之學。

ii. 王雲五先生:動的觀念,以及實事求是的精神。

王雲五先生啟發  師尊的觀念,以及實事求是的精神。

其中,的觀念,與帝教教義中所主張的哲學,有其義理的相關性─「世界事物是時時刻刻受著宇宙自然法則的支配,隨自然的運行在不斷的運行,亦即無物不動,無物不變,亦就無物不隨著自然律的運行而運行之。自然的運行影響著自然間一切事物,無論是心理的物理的均在隨著而變動。所謂『天行健』,就是自然的運行,『君子以自強不息』,亦就是說人類思想也隨著自然的運行而運行。‧‧‧。」(《新境界》,頁128)[12]

再者,實事求是的精神更蔚為  師尊一貫主張在宗教上,必須予以學術研究探討,以追求真理的宗教觀。

iii. 胡適之先生:科學和民主的思想。

胡適之先生於民國初年,引進西方科學和民主的思想,並蔚為中國近百年來,知識份子與社會各階層的普遍要求。科學與民主,兼及實事求是的精神與的哲學思想(見上述),共同影響了  本師世尊在天帝教教義中,力陳的科學的宗教觀,以及天人共和的人本治世思想。文獻可見─

─科學的宗教觀

普天之下,天帝之教,只有一種最高信仰,並不拘守一種宗教,於各大宗教之精義,兼收並蓄,融會貫通,且與科學相結和,‧‧‧,以真理為依歸,其目標為天人大同。‧‧‧。」「‧‧‧。在宗教上養成真正學術思想研究探討的自由,在信仰上達成萬教歸宗,一道同風。‧‧‧。[13](《首席師尊精神講話選輯》,頁16)。   

以及,以科學的研究建立宗教的正信與智信─

我們的追求;在基本上可分為兩方面:在消極方面,是為宗教哲學與神學探尋科學的依據。‧‧‧從而破除迷信,建立正信,從學術上創造宇宙的生命,而不是毀滅。在積極方面,我們要為科學培養精神,以期科學不被誤用和濫用,‧‧‧。」(《師語》,頁146)

─五教共和共存

因此,天帝教教徒同奮一定要了解,不但不可排斥各教,還要團結各教的力量,所以天帝教的教徒仍舊可以信仰原來的宗教,天帝教不和別的宗教爭教徒,是來團結所有的力量,希望搶救世界上五十億人類,‧‧‧。《師語》,頁147)

iv. 天道人本思想的啟蒙 [14]:天德教主蕭師昌明(一炁宗主)

   本師世尊於民國十九年皈依天德教,承賜道名「極初」,並從此以身許道。  天德教主蕭師昌明乃 師尊的天道啟蒙老師。其中,  宗主人本的宗教思想,可從其手著的文字,以及宗教哲學研究社演說的講詞等,直見其要。摘要如下─

─ 宗教以人為本,以人心為本的思想

天本無天,以人為天,人本無人,以心為人,心本無心,以名為心,是無其心,名何由而來之,象形以代之。能可以知其名,即可以知其人,既知其人,則知其物,既知其物,則知其心。」[15](蕭師昌明「哲學與社會」一文)

昔人云,民為邦本;然心又為人之本;宗教又為心之本。由此推之,宗教萬不可少,既然宗教萬不可少,何以維持之,必須以人維持之。[16](蕭師昌明「宗教與人生」一文)

─ 人心即天心

人心者,天心也。天地無以為人,以生為人,人道繼天以立極,天能生生不已,人亦生生不已;不已者而反復於心。[17](蕭師昌明「哲學與社會」一文)

有心而後有人,有人而後有佛

有心而後有人,有人而後有天,心也者,為天下之大本,捨本非道,我們現在要把心不孝而講孝,不忠而講忠,把廿字身體力行,不見佛而見佛,不見聖而見聖,聖賢仙佛人這五種,還是先有人而後有聖賢仙佛的。聖賢仙佛都是先有人而後有的。」「但是我今天說這話,你們以為奇怪,怎麼先有人而後有佛,我如何知道的?以佛之前,未見有佛,在釋迦牟尼佛之前燃燈沒有佛,我們釋迦牟尼佛是不是人?是人,仍是一個人,因為他的道德人格都高尚,以慈悲救渡眾生,死了以後,無以名之,而謂之曰佛。[18](蕭師昌明「哲學與社會」一文)

─ 聖人代天行化

我們也是此廿字生的,天是一大天,人是一小天,天地無言,以聖人之言為言,天地本無行,以聖人之行為行。所以孔子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萬物生焉。即是此意。[19](蕭師昌明「宗教與人生」一文)

─ 宗教以人道為主體

我們講究宗教之人,以人道為主體,並非迷信,亦非神道,乃教人為人之道,非他道他教可比。[20](蕭師昌明「宗教與人生」一文)

講宗教不能離開人道,離開人道,則非其學也。除人道之外,必無他學講。」[21]

蕭師昌明「宗教與哲學」一文)

挽救社會,必須要先從人道挽起,把人扶正必須互相親愛,則見其仁,否則見暴,則非其人也。[22]蕭師昌明「宗教與哲學」一文)

─ 首倡道德與人格

我們應該學佛的良心,學佛的人格,我們更應該自己起來作佛。因為佛告訴我們,眾生皆具佛性,這佛是公開的,不是那個私有的,人人并具,個個皆可為佛,個個皆可為聖為賢。所以研究佛,莫聽迷信,只要我們自己保佑我們,可靠些,妥當些。[23]蕭師昌明「宗教與哲學」一文)

又有人云:他當他的聖人,又何容吾人妄求。但是聖哲,吾輩切莫將他看於過高。孟子曰:堯亦人也,舜亦人也,人人得而為之。聖哲之所以為聖哲者,是有功以濟其事,廣德以應其命,皇天無親,惟德是尊。有德者謂之曰聖,無德者謂之曰不聖。」

[24](蕭師昌明「哲學與社會」一文)

因為宗教是講正信的,是講智信的;宗教及與人生國家有極重要極密切關係的。宗者有其所宗,何有所宗?即是宗其道德以及人格也。[25](蕭師昌明「宗教與人生」一文)

科學的宗教

我們宗教哲學研究社是補助社會之不足的,是安定人心的。如何能安定人心,就是要提倡宗教。因為現在是科學時代,講宗教講道理是須要有證據的。」[26]

(蕭師昌明「宗教與人生」一文)

我們宗教哲學研究社是講道的,不是迷信式的求福的,所以我們宗教哲學研究社,不特不是迷信的,並且還極科學的。所講述的,均是最高原理原則,所證驗的,亦是最深最新現象‧‧‧。[27](蕭師昌明「宗教與人生」一文)

 

簡要地說,  蕭師昌明視人為天之本,心為人之本(「天本無天,以人為天,人本無人,以心為人」),人道是天道的根本。稟乎此人本思想,進而闡揚其人本的天道觀、宗教觀,並且一再強調道德與人格,教導人須凝聚道德正氣以化劫挽劫。在宗教與人生的議題上,言宗教乃為教化人心,使人心為善,故為人生之所不可缺。在宗教與哲學的議題上,立說「有宗教而後有道德,有道德而後有人格,有人格而後有哲學」。宗教是學問之本,而人格為人道之本。宗教即宗其道德以及人格,暨教人為善。因此,  宗主之天道思想,咸以人的人格與道德為核心。其所傳授之廿字真言,既是宇宙之總咒,更是做人做事的準則,人生活於世間的守則(人生守則)。「體上天好生之德 行古聖遺傳之教」(「天德聖教」)可謂  蕭教主傳予  師尊的人本精神,亦是「以心傳心」的人本教化。

v. 中華文化思想的薰陶  [28]

本師世尊深受中華文化思想的薰陶。在  師尊的文獻與駐世言行的紀錄中,可見:

本乎儒家仁愛思想言詮天帝立教

「 上帝之教是以中國儒家生生不息天心之『仁』為中心思想,以仁存心,體天地好生之德,以仁接物,悉合聖人救世之心。『仁』即是愛,就是由親親仁民的愛,擴充為民族愛與人類愛,推而及愛物。」(《教綱》,280)

世界之本在人,人之本在心

宇宙之所以為宇宙,人生之所以為人生,現象之所以為現象,抽象言之,根本全是人類自己不可測度的心之認識,心之體驗。…。

古聖講心最精微的話,便是書經上『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的十六字;此為堯舜禹聖聖相傳的心法,聖賢之心,在於精一,精一之道,固在人生之中而不在人生之外…。」(《師語》,頁142)

  修持之道,固在人生之中,即在人心。人心是一切的基礎,人本在人心。

盡心知性以知天的天人觀

劫由人造,必須人化,造劫化劫端在于革心。…世變方殷,人定勝天,本人堅信人類的命運,完全操諸于 天帝, 天帝如何衡量安排,全視人心之轉移…。瞻望前途,在此期間,人類的前途命運尚在未定之數,吾人如要在地球生存下去,惟有急起從根自救,一方面應邁向精神的重建,道德的重整,一方面則祈求 上帝寬恕既往…。」(《教綱》,頁285~286)

存心養性以事天

師尊言及「自我奮鬥與創造之道」:「…;但是,還在於大多數人的從根自救,革心為善,清心寡慾,培養正氣,重視無形的精神力量,加強自我奮鬥創造。方可回天轉運,安心修行,從事道德之修養,精神之鍛鋉,創造新生命。」(《新境界》「從宇宙生命談肉體生命與精神生命」,頁144)

  人之獲救與否,在於自救;從根自救,從心自救。革心正心、正己化人。先反求自己的良心,存心養性,以正氣的力量,祈求無形的運化,始能回天轉運。因此,  師尊本乎存心養性以事天(孟子語的精神,教人從根自救,正心誠意,清心寡慾,涵養德性,以為事人侍天之道。

 

以上係由  本師世尊受業與傳習背景的探索,說明其人本思想的形成。

 

2. 師尊生命自生自具的三種宗教意識

以下,循由  師尊自身生命底蘊中,沛然而鮮明的三種宗教意識─憂患意識天命意識宇宙意識,進一步地探討,本乎此為核心的人本精神,其在宗教的修持,在天帝教的實質內涵上,係如何地體現─

i. 憂患意識

    本師世尊首任首席使者,嘗自我說明身份立場[29]

我是一個歷經憂患之中國傳統的知識份子,希望中國富強、和平、統一。更祈禱中國人能生活在自由、民主、繁榮、無虞匱乏、無須恐懼的自由國家,具有尊嚴、屹立在國際社會中。

    中國儒學所教予人之憂患意識,可以蔚為  本師世尊宗教意識內涵的總說,而

「生於憂患、長於憂患、成於憂患、死於憂患。」更是  師尊一生的寫照 [30]

易繫辭傳:「作易者,其有憂患乎?憂患意識謂人在困厄的環境中困思橫慮,遂而興生主體奮發向上的堅忍心志,繼而內脩己德,外以開務成物。憂患意識更是對人類的歷史與文化的發展,時刻凝聚關心,並且能深刻解析的識見。繼而,蔚為「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覺知與胸懷。回顧 師尊的一生,其出生、成長在中國社會劇烈變動,價值崩解混亂,內憂外患頻仍的年代。稍長,又親沐西風東漸,帝國主義與西方文化,大量衝擊中國,思想體系極度紊亂的氛圍。迨至民國十九年,九一八事變發生,三期末劫之劫運正式遍染整個中國,整個世界。     

師尊追隨天帝立教第五十四代,天德教主蕭師昌明行道救世。迄民國二十六年蘆溝橋事變前夕,辭官攜眷,潛歸華山白雲峰下,長期祈禱,完成第一天命(按:即「守道西北」)。抗日戰爭結束之後, 師尊謹遵天命(第二天命),舉家遷台。其並關懷時局,預露天機,發表時勢預測,以穩定民心與國情。復至民國六十九年十二月,獲  天帝頒詔,特准先天天帝教重來地球,在蓬萊寶島復興,應化人間。  本師世尊(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更帶領同奮,共同為挽救三期毀滅浩劫,繼開天帝立教道統,完成保臺護國暨兩岸和平統一之使命,而長期祈禱…。末了,  師尊深切憂心中華民族的前途,決心以鐳炁真身,回天請命,並誓願「以己身承擔中華民族共業,換取兩岸和平統一[31]。環顧  本師世尊的一生,真可謂「生於憂患、長於憂患、成於憂患、死於憂患」!

關於憂患意識,  師尊在「天帝教復興三週年大會講詞」[32] 亦有說明─

「孔子在易經中強調過:『作易者,其有憂患乎?』因為易經產生在武王伐紂的時代,亟需人心振奮,以仁制暴。跟今天我們所處的時代非常接近。…,此時此地更應含悲奮發,積極奮鬥,我們豈能耽于安樂。」「孟子曾說:『生于憂患,死于安樂。』我所以一再告訴全體同奮說:明年是國家的轉機年(案:民國73年),也是我們同奮的艱苦奮鬥年就是希望同奮提高居安思危的警惕心,然後方能開啟奮發自強的原動力。動心忍性,困知勉行地提升起奮鬥的精神。天帝教的同奮,必須一貫地抱持『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襟懷與志節。」(同前)

所謂「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孟子語),即是憂患意識,是人居安思危的警惕心,更是人奮發自強的原動力。  師尊教導我們:憂患意識的培養與凝聚,能涵育人心懷天下的胸襟與志節。同時,淬勵人動心忍性,使人能懂得主動承擔,自發奮鬥,並進而建立道德的主體性,形成自生自立的信仰力量。故能自覺覺人,自立立人。

本乎憂患意識,更進一步形成 師尊的天命觀─天命的降臨,是可以由人透過自愛、自治與自奮而爭取並完成的。「天之曆命,在爾躬」(《論語》)─ ─當人對自身所處的境況,以及外在的時局,愈能慮患深遠;人能凡事先反省自己,躬身自愛自律;面臨橫逆與災厄時,愈能動心忍性,增加自己面對和承受苦難的能力‧‧‧,那麼,天命的內容,便不再是由外在賦予,或者由天命定(決定),而是人得能主動地參與並積極爭取而得的。

觀乎禮讚  本師世尊道行道品的誥文,有曰:「有幸應三期,精誠格始袓[33],以及「誓願應劫運,永劫濟黎民[34]‧‧‧。其中,誓願意謂著挽救三期末劫是主體主動積極的承擔,是誓力與願力的創造(造命)。如是自發自覺的奮鬥,其內在是一種深謀博純的遠見,與對憂患深刻的感受。於今,得以精誠感格 上帝,以化劫挽劫,其心遂是感恩法喜,而忘憂忘慮(故「有幸」)。此亦可謂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人本精神心靈的寫照。這也是本乎憂患意識的人本精神,進而擴充為自力的造命觀奮鬥觀。

唐君毅先生對宗教與人文頗多見地,嘗言 [35]:「宗教信仰的價值,不以其是否合現實世界之情狀為衡定,而唯依此信仰之內容,與其所自發之要求,是否有一內在的應合,及此要求之是否真純淨,能充量而無夾雜,以為衡定。」以之鑑照 ,得知:  本師世尊一生沛然的憂患意識,與悲天憫人之仁者心懷,是其內在生命中,自發而純淨的精神要求。本乎此,應合而蔚為天帝教主動承擔化劫挽劫重任的救劫觀造命觀,以及,積極進取的奮鬥觀。其間,人本的精神始終如一,而救劫挽劫的誓願亦一脈相承。這便是宗教信仰崇高價值之所在。

ii.天命意識

探索  本師世尊人本思想內涵,其另一個重要的宗教意識是:天命意識。

    師尊嘗言及天命的內涵,曰:

天命就是玉皇上帝(我的父親是道家思想),教世界上的人做人做事不可違反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道理;同時,也會為特定的人,特定的事,做特定的安排,這就叫天命。‧‧‧。」(  本師世尊於宗哲社第102場演講錄音)。

同時,天命近乎上古儒家典籍─《尚書》,其所言及的思想:

所謂天命者,即是書經『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的意義,以現代語來說,就是順應時代的需要,合乎人心一致要求的解釋。‧‧‧。[36]

 ,師尊在「我的天命一文中提及:「天命就是天意,但是不是一成不變的,…因為『天命靡常』、『皇天無親,惟德是輔』,…。

因此,天命(普遍義)原是   上帝教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道理」,即人生做人做事的道理。此外,特殊意義之天命,意指上天為特殊之人間境況(例如,劫難等),而有特定人事等的安排。再者,天命非一成不變的,天命隨著人德性之厚薄而有所轉移。天命順應人心與時代的需要,而與民心民意相互一致。因此,天命並非命定,或者,完全由上天所決定。天命取決於人心的趣向,同時,天命又會因人的修德與敬德,而有所增益或變化。人之道德與人格,是天命(普遍義)的真實內涵;而特殊天命的意義,亦旨在協助人間重整道德。不論普遍義或特殊義,天命皆為人道德之自我建立,皆為喚醒人生命之自主與自覺。天命是平等的,唯視人德性涵養而有殊異。因此,吾人可以歸約地說,天命意識與人本精神的本質是一致的,兩者俱是人心與道德。其都是有待人的自主與自覺,自立與自力而成

擴延地說,天帝教的天命意識﹑天命觀,建立在聖凡平等的基礎上──天命來自於 上帝;  上帝賦予每一個人天命,眾生「各領天命,各了天命」,遂而共同完成宇宙之化育,此亦可謂命平等 [37] 的觀念。對於天命的完成,則發乎主動承擔與承受的精神,本乎仁心仁性、良知良能,而自動自發的道德擔待與責任,更是盡心盡性的人生價值之創造。「維天之命,於穆不已!文王之德之純,純亦不已。」(《中庸》)以人主體的道德生命,承接天命賦與的責任。之間,自有一種生命的誠穆與莊嚴!

稟乎聖凡平等主動承擔的道德情懷,  師尊懇祈  上帝悲憫,使得先天天帝教重來人間,並擔負這個時代的重大使命(天命)(《教綱》)─為拯救天下蒼生,化解核戰毀滅浩劫,再造和平一統之中國。暨繼開天帝立教之道統,傳佈宇宙大道,窮究天人文化,縮短天人距離,以期宗教大同、世界大同、天人大同‧‧‧。師尊的三大天命與世界和平﹑天人大同之理想;以及,由天命意識(天命觀),進而落實到救劫觀‧‧‧,皆是人本精神自立自救的體現。因此,天命意識與人本精神,誠可謂體與用矣。

iii. 宇宙意識

宇宙意識是指以宇宙為家,視整個宇宙為人性命安立的根源。

本師世尊嘗言:「…尤其自奉命擔任『天帝教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以來,即發願『奠人間教基,做宇宙先鋒』,…。我希望與天帝教同奮同發大願,『效忠』宇宙,以與天地共始終,即是『盡大忠』於 上帝,…,『盡大孝』於無生聖母![38]  師尊本於人生的要求,返本還原,逐步向上昇華,將人生的終始,推求到宇宙的根源處(即鐳都,即無形宇宙的世界),以為人性命安立之所在。 師尊教導人在宇宙的根源處,安立自己生命的歸處。同時,在宇宙根源處,決定人生與自己相應的生活態度,以為人性命和精神的寄託。  師尊躍昇了人生的視野,欲使人生命根源的原點,與宇宙道體的始源,相應相和。

天帝教《教義》宇宙本體論思想的產生,雖然是人類知性理解的必然;不過,深入地說,探索宇宙本體的實相,自當更是人類致力精神之煅煉與性命雙修之時,其內心必然會碰觸的靈性問話。因此,《教義》宇宙本體論的內容,與其說是對外在宇宙世界的理解,毋寧更是人從事內心修持的心路歷程。宇宙的本體,是人主體心靈的境界,也是人精神的實然,非獨立於人生之外,是人內心世界的延伸。同時,基於聖凡平等,以及第三神論的真理,宇宙意識更教人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以與天地共始終。簡言之,宇宙意識可謂人本精神的終極。

 

以上,即是  本師世尊人本宗教精神的全幅內涵。

 

 

結 語

 

師尊嘗言:

誠如易繫辭所說:『天地之大德曰生。』…。」「『為中國立心,為同胞立命,為文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在此偉大崇高的神聖目標之下,本社自當追隨國人團結奮鬥,倍加努力,貢獻邁向精神建設,挽救世變狂瀾的心力。」(《師語》「宗教哲學研究社第三次社員大會開幕詞」,頁154)

維生首席使者嘗對此作了精闢的總結:

歸納而言,『為天地立心』是天帝教的人本精神,『為生民立命』就是天帝教的救劫精神,『為往聖繼絕學』就是天帝教的教化基礎,『為萬世開太平』就是天帝教天人大同的終極目標。天帝教的人本精神就落在這四句話, 師尊接受了這個傳承,發揚光大了這個傳承。[39]。這四句話可謂中華文化思想之傳承,亦人本精神的總結,更是  本師世尊人本精神的全幅寫照。

人是天地之主─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當人自覺、自立,能自力自度,自己當家,更且真心悔過,主動承擔時,人便是宇宙的主人。 師尊肯證了每一個人先天性靈和子的平等,神性的平等,教導我們自覺覺人,自救救人,令芸芸眾生皆能積極以道德的正氣救劫挽劫。  師尊讓 上帝看到了人自願承擔懺悔的心,也令人親沭 上帝的仁愛。在浩瀚而生生不息的宇宙中,  師尊讓我們看到了人本的曙光! 

 

 

【附錄】人本的教化:天人實學

 

人本宗教精神的傳承,即宗教實質課程的學習,與生命學問的傳習。

(一)宗教實質課程的學習

    以下,我們援引  本師世尊駐世的語言文獻,以明白宗教實質課程學習的意義,實質的內容,以及,  師尊對此教化的殷切期待。

1.現代化的宗教必備條件 [40]

天帝教是一個有組織的救劫宗教,與一般民間信仰不同。一個有組織的現代化宗教,必須具備幾個條件:

  思想體系,亦即理論根據,或者稱之為教義。行動綱領或為建教憲章,包括天上、人間的組織。時代使命。修持法門。救人的方法等。才可以算得上是一個適應時代環境需要的現代宗教。」

2. 神職人員的必修課程 [41]

教義、教綱、昊天心法、教史、聖訓,五門是根。‧‧‧。所以教育要針對將來實際弘教的需要。這個根-五門功課永久不變,時代在變,潮流在變,天帝教這五門功課不變。‧‧‧。我上一次宣布我們神職人員必修必讀的五門功課以外,再加一門『無形宇宙組織總成』。第一教義。第二教綱。第三昊天心法。第四教史。第五要讀聖訓。現在再加一門『無形宇宙組織總成』一共六門,這是我們天帝教自己的課程。…。」

  以上係由  師尊駐世之講詞與文獻,析知天帝教人本教化課程的實質內容。

(二)生命的學問

以下是筆者一己薄淺的心得。簡記如下,僅供參考。

生命學問的傳習,即師者心路與身路歷程,與弟子或門人之間的心印或心契。

  人本精神的教化,是以心印心,以心傳心;以心為本,以人為本。學習的主體是人,向人學習,向師學習,向偉岸而崇高的靈魂學習。人本內涵的學問,也就是中國文化所謂的「生命的學問」

從 師尊的憂患意識、天命意識、宇宙意識,其必然出現「聖凡平等」的思想理路,救劫精神的悲願,以及向自己奮鬥、向自然奮鬥、向天奮鬥這三種道德主體的自我要求。基於對 上帝、對天心之仁的信仰,對人類悲憫的愛,對劫運世運內心深刻而強烈的感受,以及,天人合一真實體證下,對生命歸宿的終極慕求…,必然蔚為「不為自己設想,不求個人福報」的心懷。更重要者是,「時刻反省懺悔,一切聽天安排」,反求諸己的人本修養。以及,因著如是的謙卑與自牧,興發「我命由我不由天」,以及「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道」的生命憤悱。同時,基於人本自立自覺的思想─「聖凡平等」與「三奮」,遂推拓出「煉心」的要求,以及救劫天命的完成,並進而形成整體對生命的看法(生命觀),以及對生死的看法(生死觀)。

師尊一生是得自天言的人本之教。 師尊一生,是天言與人文相匯相集的大書。人文和天言是相互融通的─人文似凡,天言似聖;聖丈凡,凡基聖。

心法(昊天心法),不論是以教義或經典來詮解或記載,其實都是一本萬殊的。昊天心法,是 上帝的真傳,是天人合一、天人大同的化境。更重要者─ ─它們都是 師尊一生一步步走來的心路和身路的歷程。每一部帝教典籍,典籍中的每一個字,都蘊涵著 師尊一步一腳印真實走過的生命記錄。典籍是天言;而 師尊人間一路體證的人本之學、生命之學,是人文。 師尊的心路歷程,就是天路歷程;天言與人文必須相互悟通,生命的學習才會真正落實。人本精神的教化,就是必須依著「人」去學習,依著師者的精神去解經、讀經與弘教。我們倘要真正深入契合心法,我們若要真正深刻地解讀經典、研究教義…,這一切的一切,都應該先從深入 師尊的心路歷程著眼,讀 師尊的心,反觀自己的心,默契 師尊一路書生報國、以身許道、毀家辦道,繼以教為家,終而「以宇宙為家」的心路歷程‧‧‧,如是,始能明白昊天心法,明白經典,並且證悟天帝教自然無為心法之深密。

  經典,或許是天言。然而,深入 師尊一生奮鬥心路的衍進,深入 師尊的「人文」背景,並對照經典;更重要者是,印心!─注入 師尊不以「道名道利小天下」、「不以有形累無形」的宇宙心懷,契入 師尊的心量、心性、心願與心胸,以及,師尊駐世於人間時,其是如何當下轉念,如何當下反省纖悔,過即不留,實行實証…,如此才是研究的關鍵。同時,也是「天言」與「人文」偕行的人本教化。否則,心法、昊天心法會矮化為技術面的傳承;經典,會淪為人間文字的比擬或並對,以及文字的舖排。而救劫急頓法門,也會因之而失去其救劫救世的剛正性與迫切性。如是,皆都遠離了宗教人本精神的教化了‧‧‧。

  師尊一生的心路歷程,是一本書,一本打開天帝教的研究(心法、經典、組織等)的書,也是人文與天言之間堅實的天梯。 師尊一生,就是學自人文,又得自天言的人本之教。倘若,不能認清這個切入點的重要性,則一切的一切,都會「僅止於人為」,而無法深入「自然無為」的奧祕,也無法真正感受 師尊的人本精神在每一位同奮身上,自然傾注的愛和關心。#

 

 

參考書目

1.          教內刊物:天帝教教義《新境界》。台北:帝教出版社,1997年10月三版。

2.          教內刊物:天帝教《教綱》。台北:帝教出版社,19907月修訂版。

3.          教內刊物:涵靜老人著‧《宇宙應元妙法至寶》。台北:帝教出版社,1992年五月   

新版。

4.          教內刊物:《師語》。首席師尊言行出版編輯委員會,1988年12月。

5.          教內刊物:《師語心傳》。首席師尊言行出版編輯委員會,1988年12月初版。

6.          教內刊物:《天帝教復興簡史》。天帝教始院編印,1992年9月。

7.          教內刊物: 《首席師尊精神講話選輯》。天帝教首席使者辦公室敬印,1989年9 

月。

8.          教內刊物:《首席闡道》。第五期傳道使訓練班暨傳教使者訓練班,閉關訓練         

教材。2004年7月。

9.          王光增‧《無形古佛與蕭昌明大宗師》。天帝教彰化縣初院,2003年7月初版。

10.    唐君毅先生‧《中國人文精神之發展》。台北:學生書局,1983年3月。

11.    牟宗三先生‧《歷史哲學》。台北:學生書局,1982年2月。

12.    牟宗三先生‧《生命的學問》。台北:三民書局,1989年5月。

13.    保羅‧田立克著/魯燕萍譯‧《信仰的動力》。台北:桂冠圖書公司,1994 年。

14.    懷海德(A.N. Whitehead)著/蔡坤鴻譯‧《宗教的創生》。台北:桂冠圖書公

司,1995年。

 

(作者:施美枝(靜嚼)  東海大學哲研所博士生)



[1] 天帝教叢書《師語》,頁133。首席師尊言行出版編輯委員會出版,199512月。

[2] 懷海德(A.N. Whitehead)/ 蔡坤鴻譯‧《宗教的創生》,第二章第二節「宗教經驗的描述」,頁25。台北:桂冠出版社,19975月。

[3] 物本的宗教精神,即將信仰對象予以偶像化、物質化,缺乏人心真實的感動與感恩之情。簡約地說,將人與神相遇的關係經驗,以、物質或偶像等方式描述,此乃物本宗教精神的表徵。

[4] 他力、神本的宗教─例如,耶教視人是背負著原罪意識而生,而佛教(除禪宗)則視人是受著苦業意識而輪迴流轉。

[5] 與他力之宗教相同。也就是說,不論自力或他力,信仰的對象都是神(或 上帝),信仰的客體都相同。

[6] 參考唐君毅先生‧《中國人文精神之發展》<論精神上的大赦>(下),頁296。

臺灣學生書局,1983年版。

[7] 《論語》<述而>。

[8] 《孟子》<公孫丑>(上)。

[9]  同上,頁297

[10] 天帝教《教綱》第二條:「教旨」。

[11] 參考天帝教第二任首席使者李維生先生講稿「首席闡道」,頁 9~11。天帝教第五期傳使者暨教傳使者訓練班上課教材,2004年七月。

[12] 天帝教教義《新境界》「新境界原序」,頁128。台北:帝教出版社,1997年。

[13]《首席師尊精神講話選輯》「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一文,頁16。天帝教首席使者辦公室敬印,19899月。

[14] 參考天帝教第二任首席使者李維生先生講稿「首席闡道」,頁10。

[15] 王光增先生‧《無形古佛與蕭昌明大宗師》「大宗師宗教哲學論集」,176。天帝教彰化縣初院,20037月初版。

[16] 同上,頁159

[17] 同上179

[18] 同上171~172。

[19] 同上,161~162。

[20] 同上,153

[21] 同上,頁166

[22] 同上,頁171

[23] 同上,頁169。

[24] 同上,頁178。

[25] 同上,頁156~157。

[26] 同上,頁161

[27] 同上,頁160

[28] 參考天帝教第二任首席使者李維生先生講稿「首席闡道」,頁10~22

[29] 天帝教文獻「九十三歲涵靜老人致中共鄧小平先生的兩封信一文,頁1。

[30] 維生首席闡述:「本師世尊精神的傳承」。天帝教第五期傳教使者訓練班上課日誌,2004年7月。

[31] 「天帝教駐人間首任首席使者囑咐全教同奮書」。

[32] 《師語》,頁93。

[33] 天帝教特定經典《三期匯宗天曹應元寶誥》「本師首席督統鐳力前鋒」誥文

[34] 同上,「本師首席正法文略導師」誥文。

[35] 唐君毅先生‧《中國人文精神之發展》<宗教信仰與現代中國文化>(上),頁348。

[36] 《首席師尊精神講話選輯》「復興先天天帝教緣起」一文,頁31。

[37] 參考天帝教第二任首席使者李維生先生講稿「首席闡道」,頁59~61。

[38] 涵靜老人著‧《宇宙應元妙法至寶》,頁40。台北帝教出版社,1992年五月新版。

[39] 參考天帝教第二任首席使者李維生先生講稿「首席闡道」,頁23。

[40] 摘錄自「本師世尊於高雄市掌院親和講詞」(未刊稿)。民國七十八年六月廿四日。

[41] 摘錄自  本師世尊‧「我的天命(九)」(未刊稿)。民國八十二年五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