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坤元輔教精神研討專文

主題:德語應法華

 

 

第一章   楔子

 

這是筆者「廿字坤曲」專文中的一闕。

廿字,是日日夜夜流過我們心底的歌。

在「廿字坤曲」文稿中,我們嘗試以蕭師公《念字箴言》一書,其廿字諸字之注箴為譜,以坤元輔教之心語 [1]、身教 [2] ,以及《坤元輔教回憶錄》(未出版)等文字為詞,伊裁而成一組「廿字坤曲」。為文之意旨,除係嘗試整理相關坤元輔教的文字,更冀望在其「不重文字立說」、然字字句句俱為身心實證實修之莊雅義理與禪機中學習,並且,好此懿德。衷心地期盼以坤元輔教的精神與心法為契領,作為一己內修之指引,亦與帝教同奮(尤其是坤道同奮)共勉。

 

 

第二章   德語應法華

第一節     德字〔曲〕

    首先,是  宗主在《念字箴言》<德箴>中的總提:

   效法聖賢,貴乎自得;持已化人,是之謂德。

     進德之則,曰明曰修;靡有愆失,心逸自休。」

  「德者,得也」;自得於己,進德於人。   宗主老人家秉著其一貫開宗明義的原則,以此為「德」字之闡提。

 

   讓我們再欣賞首任首席使者(師尊)之吟詠─

  《清虛集》<分詠廿字真言><德>:

  君子盛德貌若愚,不矜不伐自謙虛。

蕩蕩日休心自逸,庶幾夙夜永終譽。」

 

  「功滿行圓各有因,慈心久著度原人。

   春風吹散諸塵漏,枯木生花萬古春。」

 

箴是一種實有結構的說明,而詩係是境界型態的掌握。

倘若,上述二位宗師的詩文是曲,是廿字心曲的旋理律則;那麼,坤元輔教(師母)的身教、心教與心語,即是具體而微的詞箋了。對應於坤道,德即坤德。    

 

總體言之,坤德的內容,筆者擬為

(1)            女箴。

(2)            柔順。

(3)            貞靜。

(4)            喜謙、謙德。

(5)            正信與實修。

(6)            家為教本。

(7)            知足、惜福、感恩。

(8)            家和、人和、道和,天安太和。

 

謹以誠敬之心,領受  坤元輔教之為芸生說。

 

 

  德字〔詞〕

1)女箴(閨箴)

   ~八句閨箴:「行莫回頭,語莫掀唇,笑莫露齒,哭莫出聲。

                目莫邪視,耳莫偏聽,坐莫動膝,走莫搖裙。」

 

2)柔順─柔者,以柔和剛;順者,和順自然

 ~「坤德重柔順。」(濟佛祖師降詩)

    師母希冀坤院之運作,「能夠發揮坤道『以柔和剛』的特質,充實自我,陶冶性情,輔助教院之教務推展,自然愉快地做一個心胸廣大的天帝教同奮。…。」[3]

~「夫以妻為貴,妻以夫為尊,同甘共苦,就是人間的神仙眷侶。…。」(同上)

~「坤者以柔和剛。現代家庭問題徵結在於『不和』,如果能夠從『柔性』出發,以溫柔善解人意,以柔和協調諸方,什麼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家庭自然美滿和樂。…。」[4]

~首任首席使者有感言:「坤元輔教一生永遠為別人,總是將自己擺在最後。…。坤德在不為先,在以柔克剛,和順自然。…。不求功德,自有功德。不求名利,自有名利。…。[Becky1][5] 

 

3)貞靜

i)貞者,立志守貞、任勞任怨

~「吾一生吃苦受罪,甘之如飴。秉持中國婦女傳統的精神,一方面『任勞任怨、吃苦耐勞』,一方面秉持『逆來順受』的原則。堅毅是吾之座右銘,自強不息是吾的自勉。…。」[6]

    師母困勉人須貞定對  上帝、對人性性善的信心,堅忍不拔。其曰:

~「苦了再苦,磨了再磨,天無絕人之路,否極即可泰來。只要能夠堅忍不拔、奮鬥不懈,精誠即可感受護身神媒護佑。『皇天無親,惟德是輔』、『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吾一生即是最好的證明。…。」(出處同上)

其在八十六年元月,凡體駐世末期靈療期間,仍殷切期勉家人與同奮:「人生萬般不隨,唯有功與業,莫忘初心,濟世救人,奮鬥到底,才能榮歸天榜。[7]

 

(ii)靜者,以靜制動、守靜淨業

   師母在庚辰年天赦佈達福音的恩典中,切實具體地傳侍其對自赦、人赦之道的解證。  師母一生深信因果; 師尊主張「造命」,而師母則強調:「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因為,每個人應該為他自己所種下去的因,承擔起他應該承擔的果報。」…。二者之見地略有出入,然而對於天赦人赦、救劫化劫的根本,俱咸視以「救心」、「正已化人」為依歸,以「反省懺悔」為起始。師母教人守靜、淨念,淨業自持之入處,其誠懇指導曰:

~「認錯改過的起點也要從內心深處的刮垢磨光開始做起,…。心性之修持最最重要應正視自己最不能面對的過去,在行為上省懺,在思想、念頭上用功夫。…。」[8]~「然一開始仍需要『勉強』杜絕外緣,修行不痛下功夫難以見真章,身、心、靈的痛如刀割,猶能不動搖修行的根本,不惑亂修行的決心,才有前途!」(出處同上)

此段話語實乃慈悲心切,發而為醒世振聾之德語!亦是筆者在整理坤元輔教之聖訓中,內心深感受用處,亟盼與同奮共勉勵之。

 

吾人或許都明白:「自赦打開了造業、造因的門;人赦打開了受業、受果的門。」(師尊聖訓)。因著自赦與人赦,因果法則隨之而變化。然而,具體的實踐應如 師母教誨般 ─「應正視自己最不能面對的過去」(即「靜觀內因」)、「『勉強』杜絕外緣」(即:「克制外緣」)等切近工夫作起。清除這些引起吾人內心動盪、起伏的內因外緣;見善如不及,見不善如探湯。一日日地行去,自然可心悟:「一懺是一懺的境界,一淨是一淨的工夫,一靜是一靜的體會。」

而後,「以靜制動」、「以和緩靜」;如   師母教誨─「萬法惟心,勿縱勿怠,氣執一中。…。」以及,「在亂中取境,由靜中調和,和諧身、心、靈。以不變應萬變,以靜制動,以和緩靜,將不協調的動透過內心思緒的定靜整理出正確的方向。…。」(出處上)

 

4)喜謙、謙德

   師母傳侍的聖訓中,出現次數最多;在每一次閱讀之際,其婉約謙沖的語音,仿若耳畔;那躬身答禮的身影,亦復明晰如在眼前者 ─—,此文句即:「吾自認一生無功無德」、「吾來乃為襄助玉階而來,焉有何功德!吾來乃乘願而來,蒙濟祖與宗主兩位恩師引渡開示,什麼功?什麼果?無非就是自己的願力領天命行。…。[9]

其在各種言談中總謙曰:

~「自嫁入李家之日開始,吾就自己告訴自己:從今天起沒有自我,一切以李家為主,為夫、為子盡吾之所能。之後緣承濟佛頓開慧眼之先天使命,蒙宗主蕭師交付渡幽濟冥、陰超陽薦之使命,轉眼已是超過一甲子了,吾自認還做得不夠好、不夠多,談不上什麼功德的。[10]

~「吾自認一生勞勞碌碌,盡人事聽天命,無功無德,僅願過得心安理得,也就夠了。…。[11]

~「天運丙子年十一月廿四日午刻受封天爵,實感十分惶恐,吾一婦道人家,勞勞碌碌一生,自認無功無德。…。」(出處同上);其視自己一生「追隨首任首席使者修道、辦道、持家,乃為傳統婦女應盡之本分,並無特殊過人之處。…。[12]

師母在歸證之際猶發悲願─「吾決定以最後肉身承擔台海上空所有陰霾之氣」,其言:「人生有涯,而精神生命無涯,吾一生勞勞碌碌,無功無德,一切以首首席使者為依歸,今後亦將追隨首任首席『以宇宙為家』。…。[13]  

 

另一文句是:「謝謝,謝謝大家。

吾深覺:那語句、那出自內心的謙遜與誠懇,雖然簡短、略帶含蓄,卻如是婉約 ─— 在每個飾終大典之慶祝日裡, 您親和言曰:「慚愧!」「謝謝大家,也太麻煩大家了!」對各項大型法會之與會同奮嘉勉;對負責支援與服務之同奮,尤不遺心力「鼓勵!慰勞!」;乃至於任何靜坐班訓練課程之叩謝禮儀式中,與辛勞同奮們天人親和、天人交感,傾身攙扶、深心疼惜 …。

   《易經》教人:「謙謙君子,卑以自牧。」我們在  師母真情流露的文句中,親切且強烈地感受到如是謙沖、虛懷若谷的德性力量 在道而不居道,在功而不居功,在名而不居名。  師母,謝謝您!是您教導吾輩領略何謂「謙卑三昧」、「慈悲三昧」,是您用身行為弟子解證「文殊問疾」之經義。

    於此,弟子誠想摘錄此段經文獻言予您:

   遠從前際生死以來,有情既病,我即隨病;有情若愈,我亦隨愈。所以者何?一切菩薩依諸有情,久流生死。由依生死,便即有病。若諸有情得離疾苦,則諸菩薩無復有病。譬如世間長者居士,唯有一子,心極憐愛,見常歡喜,無時暫捨。其子若病,父母亦病;若子病愈,父母亦愈。菩薩如是愍諸有情,猶如一子。有情若病,菩薩亦病;有情病愈,菩薩亦愈。又言是病何所因起?菩薩疾者,從大悲起。」

[14]

 

5 )正信與實修

(i) 正信奮鬥、力行五門功課

~「吾言:天帝教同奮應以誦持皇誥、寶誥為主,天人日誦經典為輔。天帝教以救活人為主,渡陰為輔。天帝教不談怪力亂神,講自修自證,自我開創天地,開創人間淨土,共利蒼生修行。」[15]

~「『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捨人所不能捨』。吾絕對相信『付出愈多,收獲愈多』。…。[16]

~「吾以為同奮最重要的行動仍應是平時力行五門功課,追隨維生首席主持教政之精神領導中心,將吾與首席師尊在生前一而再、再而三告訴同奮的話,融入生活與修道,不為小我,一心為蒼生。…。天上人間我們共同努力奮鬥,以救劫、以保台護國為優先,大家才有前途啊![17]

其更於八十七年秋季超薦法會後,提示:「人間同奮於平時持誦廿字真言,應口誦心惟,幫助有緣之靈感受到廿字真言正氣祥光照拂,全教同奮隨時隨地均可多加持誦,除廁所、廚房、夫妻房等處之外,只要能存禮敬之心、均可持誦。只要能以誠相感,以禮相敬,都能化戾徵祥,化減嗔念、癡執,自能化減暴戾、陰霾之氣。…。」[18]

對於修行之終極關懷與心懷,其在八十九年四月「生死學探討會」後傳侍:

~「不要只是著眼於個人之修持,以大我的心關切社會,有眾生才有天帝教的修行,開創一己天地,突破生死大事。…。[19]

ii)真修實煉

     師母提示為學、為道之宗趣─「人貴自知」、「學貴自得」;一切所學乃「為己」之學。

~「『人貴自知』,與其徒擁虛名,不如踏實安命,按著自己性命所好分內的事。『天道好還』,只要真心修道,誠心修行,立定志向走下去,都可以回到上帝身邊。…。」[20]

~「修道是對自己負責,明白自己覺知什麼?沒有覺知什麼?得到什麼?沒有得到什麼?捫心自問:天道與人道之覺醒有多少?自赦與人赦之實踐有多少?是高談闊論?還是落實在行住坐臥?…。[21]

~「不要與人比較,不要爭一時。探研是主動,求知是自覺。真正的修是在『起心動念』這個源頭。比較心、虛榮心都是修道之病,必須正本清源才是。…。」(出處同上)

~「大多數的同奮往往因為人道奔波而疏忽天道,未能在生活中融入,未能在家裡力行基本功課,也忽略了養生保健,平時缺乏警覺意識,這是不對的。…。[22]

 

   所謂「千虛不博一實」;  師母尤重視天道與人道並修之真實,重視「天人實學」,其云:

~「生命應務實,做人要踏實,待人處事不要來者不拒,也不要太不近情理,過與不及都不得要領。不逾越本分,也不推卸責任,可以沒有大錯誤,知道錯了就改正,也就對了!」[23]

~「做人要實實在在,不好高騖遠,不眼高手低。…。[24]

     

 

6)家為教本,勤儉持家、勤儉建教。

(i)家為教本

    師母屢言:「家為教本」「家為道基」;示坤道同奮以「相夫教子」為本,體行廿字於家庭、社會之中,即可化人間為淨土。

~「家為教本,家為道基。家和萬事興,家是修行之後盾,家是修道之推手。道是在生活中、在平常中自我煉心,自我養成,而不只是在教堂、教室、道場。道是隨緣度化,離人則離道。生活中修行是以廿字規範人心,為行為準則,平時身體力行,修道見真章。…。」[25]

~「吾特別強調『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家為教本,家庭圓滿,辦道、修道的動力自然而然是源源不絕…。[26]

~「尤其是坤道同奮,除了婦德、女德外,不忘相夫教子,以廿字真言為依歸,行善教化,人道天道齊修。…。凡事以和為貴,家和萬事興。…。[27]

~「吾在人世間,雖經歷種種挑戰與打擊,始終『以夫為首』,全心全力照顧家庭,維繫家庭。由於師尊一心修道,疏於理財,家中世俗生計屢屢發生困窘,吾一肩承擔下來,只知道付出再付出,無半句怨言,吾堅定不移地相信:婚姻是一生的承諾,必須負責到底,再苦再難都要用心走到底。唯有在人道上幫助師尊無後顧之憂,才得能在天道上全心全力奉行天命與理想;人道上的平穩才是天道修持的基礎。…。」(出處同上)

 

ii)勤儉持家,儉德傳世,無怨無悔。

~「惜衣、惜食,非但惜財,更要惜福。

求名、求利,若如求已,勝于求人。[28]

~「母親永遠克己待人,自奉極儉,她永遠在杯盤狼籍後,收拾殘羹以自飽。…。」

  「師母的克勤克儉,非一般人所能想像。一雙棉襪在世尊穿破之後,修補給大哥穿。大哥穿破之後,再縫縫補補以下的三個弟弟穿,最後這雙襪子抽成棉線縫製鞋墊。」

  「信封是雙面使用的,任何紙張也是雙面都寫盡了才焚化。」

  「惜天地所賜,是師母一生的寫照,不論是天命或是大地之物。」[29]

 

 ~「母親證道後,達弟偕同敏堅等坤道同奮到台中的銀行保險箱處理遺物時,當年所熟悉的母親珍飾,已經蕩然無存。…。」「當年盛滿珍寶的手飾箱,早已盡數典換為弘道資糧。…。[30]

~「人間同奮緬懷坤元輔教行誼,應是在於崇尚女德,勤儉持家之優良典範,全教同奮當效法之!實踐之!誠如坤元輔教生前所言:「此是天命,各安天命,各行天命,各了天命。…。」[31]

 

溫存的師母總會善解坤道同奮之心曲,因應社會情勢之起伏,適時垂示、鼓勵:

~「吾對坤道同奮有一番期許。經濟低迷,景氣蕭條,失業率昇高,如何量入為出,需善用智慧,以心轉境,過不同的年。」「寒天飲冰水,點滴在心頭。春節如何節約呢?用巧思自能活用自如,希望同奮明白吾之心意。生活不易,多方忍受,能忍才能屈,能屈才能伸,才能承擔天命重責。…。[32]

 

 

7)知足、惜福、感恩

    師母在「坤元日」與前來黃庭朝禮之同奮親和,曰:

   人生幾何,但求俯仰無愧於天地之間。沒有首任首席使者修道的屹立不搖,也沒有吾此生之種種。」「夫妻之間即是如此,惟有互相惜緣、惜情、感恩、知足、惜福,助道扶持,夫以妻為貴,妻以夫為尊,同甘共苦,就是人間的神仙眷侶。在修道之路的相互成全,即是家庭穩固的基石。」「盼同奮謹記:『愛』是維持家庭中和諧的妙方,家和才能萬事興啊![33]

 

    此外,對於坤道同奮角色之定位,其深心言曰:

~「吾亦知現在的時代環境有了很大的變化,坤道的角色要重新定位。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要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麼?[34]

~「以吾一生經驗,最好是從知足開始。知足的人存感恩的心,就懂得惜福。因為知足所以內心喜悅,進一步才能實踐生命的意義,不會盲目追求慾望。…。」(出處同上)

~「吾之一生最想做到的是『成全』,吾一生九十五載如一日的『付出成全』走過。吾於今日懇切提醒坤道同奮要以此『安身立命』,真心維繫起家庭情感之交流。」(同上)

~「把握當下,活在當下,把握目前所擁有,這就是知足、感恩、惜福。只要把握住生命的本質,生命會很亮麗!」(同上)

~「處此三期末劫時期,此時不把握修行,又將待何時?[35]

 

師母點豁人間舉行「坤元日」之真義 ─「各位同奮於坤元日以『感恩、知足、惜福』追思,吾最希望各位同奮珍惜法緣,一心修行,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人生不求什麼,但求無愧於心,自在修行以造靈命。[36]

(8)   家和、人和、道和,天安太和。

坤元輔教屢言「人和」之可貴與重要:

~「所謂和氣才能生財,家和生家財,教和生教財,道和生道財,同奮以和為貴。…。」  [37]

~「俗語說『家和萬事興』,吾則言『同奮和則道氣興』。有人和則天時、地利隨之而至。同奮勉之![38]

師母在「坤元日」裡訴說其心願:「吾重視的不是同奮有無對吾舉行追思的形式,真正關切的是全教同奮團結一致,和諧共處,共同為帝教救劫使命而奮鬥。…。」[39]

 

 

第三節   結語

    總結  坤元輔教所教誨之坤德,暨好此懿德:

(1)            柔順之德 坤德重柔順。

(2)            貞毅之德 貞靜堅忍,任勞任怨。

(3)            靜淨之德 守靜淨業,以靜制動。

(4)            謙沖之德 喜謙。

(5)            正信奮鬥之德。

(6)            天人實學 學貴自得,人貴自知。

(7)            婦德 家為教本,相夫教子。

8)儉德。

(9)    和合之德。

 

謹以一偈總結末輩為文之心得,並以殷切誠意,寄予

   師母(俗名李過純華女士)~

        等閒

            法華德語世間留。」

 

          

 

                                              施靜嚼撰稿

                                                  九十一年五月 



[1] 例如:聖訓等。

[2] 指後嗣道裔對師母之憶念或紀傳,例如《慈恩集》等。

[3]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八年六月十七日。

 

[4]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九十年四月廿六日。

[5] <首任首席使者聖訓>,八十六年六月十二日。

 

[6]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九十年四月廿六日。

 

[7]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六年一月四日。

 

[8]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九年七月一日。

 

[9]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六年六月十二日。

 

[10]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六年七月四日。

 

[11]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六年一月四日。

 

[12]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六年三月廿八日。

 

[13]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六年一月十五日。

 

[14] 《說無垢稱經》卷第三‧〈問疾品〉第五~大唐三藏法師玄奘奉詔譯。

 

 

[15]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六年六月十九日。

 

[16]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七年四月廿九日。

 

[17]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八年五月十七日。

 

[18]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七年九月十二日。

 

[19]<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九年四月三十日。

 

[20]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九十年六月十七日。

 

[21]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閉關公佈),九十年八月廿九日。

 

[22]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九十一年元月廿一日。

 

[23]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閉關公佈),九十年七月十二日。

 

[24]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閉關公佈),九十年七月九日。

 

[25]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九十一年元月廿一日。

 

[26]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九年六月四日。

[27]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七年四月廿九日。

 

[28] 師母之曾祖父謹言公於祖祠之庭訓。

 

[29] 以上節錄自<嶺上寒梅>「坤元輔教智忠夫人追思專輯」之四。

 

[30] 維生首席‧〈誰說吾家六十年>一文,教訊第161期。19976月。

 

[31] 〈首席承天一 玄君聖訓〉,八十六年六月八日。

[32]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九十一年元月二十一日。

 

 

[33]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八年六月十七日。

 

[34]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九年五月七日。

[35]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九十年六月廿四日。

 

[36]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九十年六月廿四日。

 

[37]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九十年六月廿四日。

[38]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六年六月十九日。

 

[39] <首席承天智忠玄君聖訓>,八十六年六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