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廿字氣功 對天帝教生死觀的實踐

廿字氣功 對天帝教生死觀的實踐

 

 

王光我

 

 


壹、前言

 

人身是一個小宇宙﹔肉體生命來自大宇宙元素中,和子與電子的結合,有生死變化。但,生命力的本質是不滅的、是永恆的。肉體不是生命力存在的唯一形式,性靈之所以藉由肉體的生滅變化以展現其生命力,目的在彰顯物質之上的精神力量的終極存在。換個角度來講:生命之所以流轉紅塵,不能回歸來處,是因為性靈的清明本性被肉體的覺知所誤導、無法與宇宙大道相應的緣故。因此肉身覺知的解脫與超越,成為生死問題的關鍵。

人生在世,不論是為了還債了願、或是受業障所纏縛、還是為了學習與精進,此生的肉身都只是性靈所暫寄的工具。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在懂得藉假修真,藉由肉身的運用,以登證生命力的解脫。天帝教是一個造命的宗教,我們相信因果,但不接受宿命,我們藉由肉體,鍛煉性靈的自覺,以之自渡渡人、濟世救劫。

 

 

貳、本文

 

一、天帝教的生死觀

天帝教同奮的歸處,從師尊點道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改觀,但其成就則有賴於個人的奮鬥。

末劫時期,天帝教重來人間,天上為壯大靈界救劫的力量,頒下昊天救劫急頓法門,期望天帝教同奮們能夠成就立地仙佛,投入救劫行列。師尊更為同奮開天門、接祖、傳下天帝教所特有的各種修行法門,以利培養正氣、鍛煉元神、成就封靈,實現救劫大業。凡是經由昊天心法洗禮的天帝教同奮,肉身死亡之後,離體的性靈,會在無形接引之下經過整靈、淨靈、煉靈、養靈等程序,逐一成就更深的鍛煉。這種安排,與一般凡眾所經過的拘提、清算、審判、輪迴等過程,迥然不同。人類生而平等,然而在性靈的歸處上,天帝教同奮憑著昊天心法的實修實証,可以獲得與一般凡眾不同的境遇。這個境遇,因弘教救劫的奮鬥結果而成就,這個境遇更是為弘教救劫的目標而準備。

 

二、天帝教同奮超越生死的依據

凡眾的性靈,隨著肉身的死亡而飄落沉淪,無法脫離自然力的掌握。修煉昊天心法的人,則由於正氣的培養與鍛煉,而能超離自然力的約束。天帝教教義指出「生前不修,死後即無能為力,一切唯有服從大自然的支配」。這句話顯示修行目的之一,即在求得超越大自然的能力。這個能力來自正氣,正氣的根源則來自道德的修養,依據教義指示:「道德之修養,不但為人生在世時之必要條件,更為人生自救其靈魂及永恆生命之不二法門」。由此可知,道德的修養,是人類性靈得救與否的標準,而其成就則由正氣的培養開始。天帝教的修持方法,就是以正氣與道德的鍛煉為基礎。

 

三、天帝教同奮培養正氣的方法

有一年,光我帶領一位修習禪法的朋友到教院參觀,看完同奮的靜坐之後,我問這位朋友,有甚麼指教。他很直接地說,他看到幾個人,賴在裏面,坐著睡覺。我當下閉嘴,硬是把天帝教無為靜坐法的奧妙活生生的吞了回去。天帝教同奮誤解無為法,把睡覺當成靜坐,忘了「放下一切」之前要先「提起正念」,把靜坐扳腳時所默念的廿字真言當做過程,以為唸過就算了,不知道要全程護念奉持,所以對靜坐時的低頭彎腰、全身癱坐,不以為意,甚至以為這就是一切放下、這就是仙佛調體、這樣就可以直上金闕。這些現象如果不知道改正,不但會鬧笑話,而且後果嚴重。

師尊在傳述法華上乘昊天心法時一再強調:靜坐就是鍛煉精氣神,鍛煉精氣神的總原則是「性命雙修」。在講解自然無為心法時,老人家更提醒同奮:「運念力以修急頓法門」。可見性命雙修的共同因素在念力。念力以正氣為根本,要貫穿時空限制,超越肉身的覺受,才能感應無形。臨坐之際,一切放下之前,如果不能提起正念,就會產生懈怠放逸的心理。我們的《靜坐要義》裡面說:靜坐的作用在「鍛煉精氣神,創造新生命」。新生命的獲得,來自鍛煉,不是靠他力成就的,靠他力而成就的生命沒有自主性,如果生命不能自主,修道學法都是空談。師尊教我們無為靜坐法,有仙佛的調理、有無形的護持、有口訣的妙用,但「仙佛不能使人成為仙佛」,得道與否的關鍵不在口訣、不在手印,在念力是否堅定、在正氣是否充滿。

師尊在世時一直在講「我命由我不由天」﹔老人家駐世傳法十五年,在民國八十年間,開始告訴我們要鍛煉元神,並且交代光我實修廿字氣功。鍛煉元神與廿字氣功和天帝教所有的修行法門之間有一個共法,這個共法就是正氣的鍛煉與培養,這是道德成就的根源,也是天帝教同奮超越生死的依據。

 

四、廿字氣功對天帝教生死觀的實踐

精、氣、神是生命的要素,「氣」是精與神的橋樑、也是媒介。由於在無為法的修行中,精氣的鍛煉是自然而然一關一關的過去的,大部份同奮對「氣」的覺知與鍛煉,較少涉獵,無法瞭解「氣」在從生到死的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但我們如果從廿字氣功中去實修體驗,則對氣在精與神之間所產生的作用,與它在生死問題之中所承擔的功能,都會有更深一層的領悟。這種領悟不是退步,不但在我們引渡學習有為法的群眾時,可以發揮解惑與指導的效果,而且對天帝教生死觀所主張的淨靈、煉靈、整靈、養靈等階段的成就,也有先修、先學的實質效應。

民國七十九年,無形傳示廿字氣功時,透過聖訓,傳達了它的幾個重要功能:「始於健身而及於煉靈、修習日久可以形成護體磁場、可以運用掌氣以自救救人、是天人功的進階」。這些指示已經很清楚的說明以氣為鍛煉基礎的廿字氣功,具有煉靈的特質及自救救人的功能。從生死學的觀點來看,廿字氣功可用以連通天帝教的各種修行法門,加強身心靈的鍛煉,成就超生了死之道。光我在持修廿字氣功九年之後,願提出下列心得,以供本教同奮參考。

 

(一)從氣的觀點而言

廿字氣功所感應的氣,是來自大自然本體的無形正氣,是生生不息、無始無終的。無形正氣的能階,在有形肉身所能覺知的範圍之上。廿字氣功將肉身的「營衛之氣」、「呼吸氣」,與無形正氣融合運化之後,流佈周身,這些經過運化的廿字正氣,具有引導性靈超越有形,感應無形的功能。

光我有一位練氣功的長輩,他在臨終之時跟我說了一句話:「氣,一離開身體,就沒有了」。他終身練氣,但在臨終之時才發現,無法把氣帶走,為甚麼?因為他練的是呼吸氣,呼吸氣不能脫離肉身而獨存。但是天帝教的廿字氣功給了我一個體會:「就氣功的意義而言-氣,如果不能脫離呼吸而自主,那就是呼吸功,不是氣功」。廿字氣功之所以不同於坊間氣功,更在於它掌握了「意氣合一,用以練神」的要領。這個要領,經過練化之後,可以脫離煉氣的範圍,昇華進入煉神的層面,而與無為靜坐法的煉神功夫相應。原來,廿字氣功雖然從練氣開始,但不以練氣為止境。廿字氣功練氣的目的在煉神,進入煉神之後,廿字氣功可以銜接無為法。但那個境界不是一蹴可及的,那是廿字氣功第三階段才能到達的功夫,同奮們只要有心修習,持之以恆,一定能夠進入,甚至超越。

 

(二)從呼吸的觀點而言

禪宗有一個公案:「一息不來時,生命以何為依止?」不要被這句話套住了,生命不在呼吸﹔呼吸只是肉體生命的功能之一,離開了肉體,生命力依然存在。但是,問題來了,習於在自然呼吸情況下「運念力以修急頓法門」的天帝教同奮,當一息不來的時候,我們如何維持念力於不亂?如何保持性靈的清明自在?

廿字氣功的功法中,有一個鍛煉呼吸與念力的方法,足以對治並解決這個問題,那就是「止息溫養」的動作。止息,可以激起內息﹔溫養,可以開發脈氣。但這還不是它最主要的功能,廿字氣功止息溫養的目的,在於鍛煉學者對廿字真言護持的信心與念力,使人得以體會在沒有外息情況下如何維持心念於不亂,以使身心靈與宇宙大道合而為一、同步共振,乃至以宇宙為體,與宇宙共始終。

凡眾的生命現象以呼吸為指標,但習於止息溫養的人,經由鍛煉而體會一息不來時的狀況後,會產生優於常人的念力與耐力。不但能夠守得住孤寂、耐得住淒涼,對時空的感受也會有所突破,進而體會生命力的真實狀態。將來在肉體死亡時,更能夠從從容容的去對待周遭的環境的變化,對天帝教的修行法門而言,這種鍛煉是廿字氣功所特有的。

(三)從念力的觀點而言

對於昊天心法,師尊曾說過,要「運念力以修煉急頓法門」。急頓法門的鍛煉以念力為主,天帝教所有的修行法門都與念力有關﹔不論是廿字禮拜法、廿字煉心步、靜坐貫念、誦誥禮拜、唸經省懺,乃至在療祈禱時都以念力的運用為主要條件。持守念力時間的長短,及功力的深淺,對修持課目的實效有絕對的影響。但在天帝教所有的修行法門中,能夠將念力的功效與「氣」的作用,融合運用的,就是廿字氣功的鍛煉。當念力的功效與氣的作用相融之後,聖訓中所提到的「修習日久,可以形成護體磁場」的功能就顯現出來了。這個磁場的作用,超越物質、含容精神,在生死之外,可以感應無形。不但在生之時可以感受運用,在性靈離體之後,它依然相隨,甚而成為性靈力量的一部份。光我在持修廿字氣功時體會出「意氣合一,可以煉神」的奧妙,這種練法,用的就是念力,念力既是修習急頓法門的要旨,在廿字氣功中,念力與正氣相結合,所成就的境界絕不止是煉氣、煉神,更是鍛煉性靈、超越生死的基礎。

 

(四)從定力的觀點而言

定力充足的人,可以克服任何顛倒、錯亂的環境,以轉化業氣、發揮修行所成就的功力,而超越生死。我們也都知道,定力的培養,是學習無為靜坐法的初期目的之一。但以世界大同、宗教大同為目標的天帝教同奮,為了將來能夠隨順眾生、理解萬法,我們不能只以靜中求定的修法為滿足,必須有一個在動中修定的法門以為因應。這個法門就是廿字氣功,它讓我們能夠在廿字真言的導護之中,接引正氣,學習動中修定的方法。

廿字氣功從站姿起修,雖然不離導引、接轉等方法,但是除了提肛收陰、呼吸調息、止息溫養等功法之外,它更以廿字定心,以及手部的圍繞翻掌等動作,做為在動中修定的方法。修煉時,不論在肉身氣脈上如何營運做作,全部過程中都必須定心於廿字之中,沒有折扣、不能偏斜。從初階的每次三十分鐘,到二階的一個小時,乃至以後依次遞增的功法之中,不因外境而動心的定力修煉,始終都是修學的重點。如果動了心,定力不足,偏離準點,氣的純度、密度立刻受影響,而產生變化。所以在廿字氣功的修行中,我們可以充份體會動中修定的心法。我相信廿字氣功的鍛煉,對於修行人的定力的培養,是一個更為入世、更為隨機的方法。

 

(五)從煉靈的觀點而言

性靈離開肉體之後的去處與感受,受在世之時的覺知影響甚大,所以不同文化與習俗的人,對死後的環境會產生不同的認知。如果沒有實修、不能突破積習與業力的糾纏,不但性靈的去處不能自主,甚至會因為遭受沾染與誤導,而沉淪不出。根據科學界的實驗,科學家分析物質的成份到最細微時,發現臨界於物質與精神之間的極微成份,其動向會受觀察者的意念所感應而改變。換句話說,這種介於物質與精神之間的最微細成份,如果沒有自主能力的話,它的命運不是由自己所掌握,而是受外境的影響來決定的。從靈識的觀點來看,以廿字真言為根本的廿字氣功,每一階段的功法對性靈都有不同程度的淨化與鍛煉作用。人們如果能夠利用在世之時,及時藉假修真,解脫纏縛,死後即能具有自主的能力,成為教義所說的,純淨的和子狀態,而不受外力所左右。廿字氣功以廿字真言接引天地正氣,讓同奮們在世之時,就能用之健身、煉靈,為來世的修行預做準備。

本來,性靈的淨化與鍛煉功能,是來自人人本具的自我覺性的作用。但紅塵眾生,由於色身精氣神的相互牽引薰染,使得原本清明的自我覺性一再困惑迷離,而失去自我澄清的功能,在這種情況下,元神不清不明,修煉昊天心法很難獲得成就。所以師尊在公佈昊天心法幾年之後,再傳下煉元神的功夫,並且經由無形傳示煉元神是成就封靈的必要條件。昊天心法為甚麼多出了一個煉元神的功夫?原因無它,因為師尊發現同奮們無法與自己的覺性相應,必須再教我們鍛煉元神,才能有助於感應自我覺性,才能有助於昊天心法的修煉。

但是煉元神的功夫在現階段天帝教的教育體制中,屬於傳教、傳道使者訓練班的課程,對於忙於人道而無法參訓的同奮,未嘗不是一件憾事,如果沒有時間參訓,我們能不能退而求其次,在天帝教的修行法門中,找到相應的功法?有,這就是廿字氣功,廿字氣功的溫養功法與靜坐中的煉元神功夫相近,有互補的功能。雖然廿字氣功的溫養方法不能取代靜坐中煉元神的功夫,但它提供我們從氣功中啟發覺性的方法,可以做為修煉元神功夫的準備運動,將來有機會學習煉元神的功夫時,能夠駕輕就熟,迅速成就。

 

(六)從人天關係的管道而言

天帝教同奮,由於有師尊為我們點道、開天門,打通陰濁之氣的障礙,使我們的性靈免於飄泊墮落,可以直通天界,成為我們就原路還鄉的管道。但,這條人天之間的管道不但要維持暢通,還要進一步的增強感應,才能使有形無形的應化作用更為強大。廿字氣功以廿字真言感應天地正氣的功能,就是循著這條管道而架構開展出來的。功夫是煉出來的,不是睡出來的,我在前面提過,部份同奮在靜坐中跌入睡境,不但讓仙佛的調理無從下手,更阻斷自己身心靈煉化的路徑。但是在廿字氣功的修習中,沒有這一層顧慮。廿字氣功以站姿在動中鍛煉,必須不斷的默念廿字真言定心,才能從健身煉靈中,完成身心靈的煉化。在鍛煉的全程之中,人天的接觸以廿字真言為媒介,實實在在,沒有中斷,清清明明、沒有障礙,修習日久,形成護體磁場,可以增強感應功能,不但能夠防止陰邪之氣的傷害,更可以使自己的身心靈與大宇宙靈能同步共振,相應相融,有助於性靈的解脫與成就,不但能夠自救,還能救人,不但救命,也能救靈。

 

(七)就人心與宇宙法則的相應性而言

人心受物慾所染,無法與本性相應,所以與宇宙法則漸行漸遠。為了解決眾生這個久遠以來的困境,廿字氣功的鍛煉,在每次練習之前都必須真心懺悔、虔誠禱告,從淨化生命的靈識做起,再用廿字真言接引天地正氣,以行鍛煉。這種鍛煉方法不但對性靈有自清的作用,也可以增強肉體生命中,和子與電子的結合功能,不僅使肉體的生命型態更為穩定,也使性靈的自覺與宇宙法則更為接近。廿字氣功能夠使我們在廿字真言的感召之下,從氣脈的營運與精神的轉化中,體會生命力存在的事實與性命雙修的意義,進而消除我執、轉化業識、超越積習,從靈識上自我澄清、自我覺醒、自我引渡。

現任首席維生樞機曾經說:「天帝教的神學理論是建立在天命論與救劫論的基礎上的」。我相信我們的天命來自對宇宙法則的尊重與護持,我們的救劫也是為了使人心回歸宇宙法則所做的奮鬥。九年的持修經驗告訴我,在修煉廿字氣功時,人身就是一個當下可即的小宇宙,廿字真言就是大宇宙與這個小宇宙相互感應的共同元素。當我們因為修煉而使得身心靈與廿字真言合而為一時,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當人心與宇宙法則相應時,面對肉體的生死,它不只是解脫、不只是超越,而是圓滿成就。

 

五、廿字氣功與天帝教修行法門的關係

廿字氣功傳自天界,與坊間氣功最大的不同在於它以天地正氣為本質,具有煉神的作用與功效。雖然同為天帝教的修行法門,但它的導引與止息的功法,卻經常讓同奮們誤以為它違反無為法的心法。可是我們要瞭解,靜坐與氣功雖然分屬不同的功法,但在進入煉神的境界之後,靜坐與氣功無差無別。無形之所以傳示廿字氣功於人間,就是因為同奮修煉封靈的資質與努力普遍不足,雖然師尊以「先修」為由,老早就將昊天心法傳諸於教內,但十幾年來,真正修習有成的人,寥寥可數,所以天上決意將廿字氣功傳世以為輔助。使之配合靜坐,讓同奮們同時擁有靜坐煉神與氣功煉氣的方法而相得益彰。誠然,靜坐是靜坐、氣功是氣功,有為無為不容混淆,廿字氣功更不能取代天帝教的任何修行法門,但它可以彌補我們修習無為法時在精氣鍛煉經驗的不足,甚至可以由此而連通教內、教外所有的修行法門,使同奮們的修行左右逢源,兼得廣益。

眾生的覺性恆常、但肉體的生死無常。身為天帝教同奮,我們之所以相信此生必定能夠得救,是因為我們堅信師尊的教化、堅信天帝教無形應元組織的功能。我們相信師尊已經將人類自救救人的絕妙方法傳示了我們,只要我們努力實修,一定可以得救。我曾經在面對一位無神論者的爭執時,問他:「如果沒有來世,則您此生的目的為何?」這句話,讓對方一時語塞,久久答不出話來。那一段時間,我對這句話頗為得意。但在修習廿字氣功多年,對天帝教生死觀所主張的,突破生死輪迴、超越地曹審判,有了更深的瞭解之後,我反而一再反問自己:「已經預知自己來世得生善道、不入地曹時,則你今後的作為如何?」我們的造命精神不只是用於自己的生死解脫,更是為了濟渡眾生而準備的,這才是師尊的精神與教化。廿字氣功可以說是師尊在世時,最後傳示下來的功法。對於天帝教的修行系列,它不是結尾,而是開始,因為它是天帝教生死觀的實踐。

 

 

參、結語

 

廿字氣功,並不是天帝教所有修行法門中最好的功法。但我從實修中體會它:「練止息、出內息﹔內息出、可御身﹔意氣合、可煉神﹔煉神可御心」的要旨。經由持修,我證實它可以進入無為法的領域,有煉神御心之功。它,傳自天界,經師尊當年親口託付,如今已經納編成為天帝教修行課題。但當天帝教進入公元二千年新的紀元,展開對生死學的擴大研究時,我希望大家不要讓廿字氣功在您的修持系列中缺席,因為它可以培養念力、成就定力,感應人天,使性靈回歸宇宙法則,成為自救救人的法寶。

 

(作者:天人功研究小組 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