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從《皇極經世書》談<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

(第六屆天人實學研討會)

從《皇極經世書》談

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一文

 

 

施美枝(靜嚼)

東海大學哲學研究所博士生

 

 

 

邵康節先生的《皇極經世書》從大宇宙的角度,說明「性與天道」,從宇宙的歷程定位人在寰宇中的地位與意義。該書「經世一元消長的數圖」指明大宇宙的終始,以及宇宙循環盛衰的運世。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李玉階先生嘗發表「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一文,文中並根據邵康節先生的見解,肯認書中天地終始的推算方法,指出「午會」的特殊意義,並說明「三期末劫」在大宇宙氣運中存在的先驗性。

本文即嘗試從《皇極經世書》原書的論點,對照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文章的說明,同時,藉由二者的闡發,增益吾人的救劫天命意識,以期盡心知性以知天!

 

關鍵字:一元、天地數觀、午會、三期末劫。

 

 

 

 

 

 

 

 

 

 

 

 

 

 

 

 

 

 

 

 

 

 

 

 

 

 

 

 

 

 

 

 

 

 

 

 

 

 

 

 

 

 

 

從《皇極經世書》談

<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一文

施美枝(靜嚼)

 

 

 

前 言

宋明理學係中國歷代學術思想中的一環,也是宋明儒者依據先秦儒家「成德之教」(孔孟之學)之弘規所弘揚的「心性之學」[1]。宋明儒學所彰顯的是性理之學;其學問的本旨乃是企求通過對「理、性、命」等課題的了解,實證成聖成賢的工夫,體證天人合一的境界。如是道德形上學的系統,對於先秦儒家以生命為核心的學問本質,有恰當的傳承與呼應,同時,先秦儒家之於「性與天道」等議題隱微的討論,也在宋明儒者以《論語》、《孟子》、《中庸》、《易傳》、《大學》等經典為生命智慧的調適上遂當中,有了清朗且廣泛的詮釋。之中,邵康節先生的《皇極經世書》更是從大宇宙的角度,說明「性與天道」,從宇宙的歷程定位人在寰宇中的地位與世間的意義。該書「經世一元消長的數圖」指明大宇宙的終始,以及宇宙循環盛衰的運世,同時,對於「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易經》〈説卦傳〉)的生命學問,提出了更宏觀的見解。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李玉階先生嘗於公元一九八O年發表「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一文 [2],文中並根據宋儒邵康節先生的見解,肯認《皇極經世書》一書中天地終始的推算方法,並且說明「三期末劫」在大宇宙氣運中存在的合理性與先驗性。

本文的要旨,即嘗試從《皇極經世書》原書的論點,對照天帝教首任首席使者李玉階先生文章的說明,並藉由二者的闡發,增益吾人的救劫天命意識,進而澈悟平等奮鬥、盡心知性以知天的生命究竟!

本文思考的脈絡─

1. 大宇宙氣運的說明

邵康節先生在《皇極經世書》中的「天地數觀」。

─首任首席使者文中的引句與發揮。

2. 沿續上述的說明,「三期末劫」之成立與實質的意涵。

 3. 天帝教因應「三期末劫」的自救之道 / 神律與自然律並提的宇宙公律。

 4. 帝教思想對《皇極經世書》的補正。

 5. 結論

 

壹﹑宇宙終始的試論

    自古至今,宇宙的本體和起源,一直是中西方哲人們關切的課題。宇宙本體最終成分的探析,宇宙始終運世的追溯與推算,以及,支配著宇宙間萬有的變化使之生生不已的基本律則,究竟何所來自?…。諸議題的思索與探尋,不僅是人類科學哲學等知識成立的基始,更是人類如何在這世間安身立命的終極關懷 [3]。「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易經》〈序卦傳〉);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人倫、有人文等。攸關宇宙終始、宇宙運化的歷程,遠自中國上古伏羲氏演《易》開始,即對此有素樸的觀察和記載。迨自宋明理學時期,儒者們精研「理、性、命」等性命之學,其間,對於宇宙論的討論更見廣泛而深入。其中,邵康節先生以「數論」作為宇宙論的形上基礎,超越了前人陰陽五行的宇宙觀,而為一具有「數學理性」的思考架構。

 

一、《皇極經世書》的「天地數觀」

宋儒邵康節先生,字堯夫。生於西元一零零一年,卒於西元一零七七年。依據黃宗羲先生‧《宋元學案》的記載:邵雍先生受學於李之才,李氏授其《易經》中之卦圖,即卲氏先天象數之學之所從出 [4]邵雍先生視人僅是天地萬物中的一環;人雖然萬物之靈、五行之秀,也是宇宙間最能深諳天地之理者,然而,人仍不過是大宇宙消長歷程中的一部份而已。《皇極經世書》一書,即是從宇宙大化的觀點出發,探討天地人三才之道。有關於「皇極經世」的意義,卲伯溫(按:邵雍之子)系述曰 [5]

至大之謂皇,至中之謂極,至正之謂經,至變之謂世。大中至世,應變無方之謂道…。

簡要地說,即至大至中至正,以應至變。

本書有三個基本的觀念 [6]

1. 皇極是宇宙間最高的原理,其宰制整個宇宙。

2. 宇宙歷程中消長生化的原理,可以由「數」來辨識與詮釋;即以「數」作為其哲學的基礎,並建立一套「數字化」的微化系統,以詮釋宇宙的變易和恆定。

3. 主張「以心觀物」、「以物觀物」、「以道觀物」。教導人應該超越「人」的立場,跳脫自我的觀點,從道、物的角度中觀事事物物,始能得其中道。

其中,「經世一元消長之數圖」從「數」的觀點,演繹天地萬物循環生滅的法則。圖示如下:

 

 

 

 

 

 

 

 

 

 

 

 

 

  

  

 

 

 

    

  

 

三百六十

三百三十

三百

二百七十

二百四十

二百一十

一百八十

一百五十

 

一百二十      

 

九十

 

 

六十

三十

   

四千二百二十

三千九百六十

三千六百

三千二白四十

二千八百八十

二千五百二十

二千一百六十

一千八百

 

一千四百四十

一千八十

七百二十

三百六十

  

一十二萬九千六百

一十一萬八千八百

十一萬八千

九萬七千二百

八萬六 千四百

七萬五千六百

六萬四千八百

五萬四千

四萬三千二百大壯

三萬二千四百

二萬一千六百

一萬八百

 

 

 

閉物星之戊三百一十五

 

 

 

夏殷周泰兩漢兩晉十六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

唐堯始星之癸一百八十辰二千一百五十七

 

 

開物星之已七十六

 

 

 

 

 

 

 

 

「數圖」中所蘊涵的原理:

1. 宇宙的變化是一動態的循環,有生滅、有消長。大宇宙如此,人間的歷史亦如此。

2. 大宇宙之一總體的循環,稱之為「」。「一元」在大化中的份位,猶如人間的「一年」。從宇宙大化的長流觀察本星系的「一元」,猶似太陽系的壽命與人間「一年」之對比,無寧是極為短暫而飄忽的。此乃無形宇宙管理有形宇宙經世中正的法則。

3.「數圖」的基本範疇是「元、會、運、世」。一元是十二會,一會是三十運,一運是十二世,一世是三十年。依著「元、會、運、世」的關係,對應於人間天文,即分別是「日、月、星、辰」。

4. 根據「一世是三十年」的基本單位,一運故是(三十年)乘以(十二)等於三百六十年。一會是三十運,故是(三百六十年)乘以(三十),即一萬零八百年。一元乃十二會,其歷程是(一萬零八百年)乘以(十二),為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因此,一元之消長、本星系循環之終始共計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5. 前三會─子、丑、寅會,乃開物的階段,由開天、闢地而生人,天地人三才依序而生。

6. 迨至第六會(巳會),陽運臻極,唐堯聖王應世而生。從巳會(第六會)至午會(第七會),人間的文明創造備出。直至午會宋代之後(西元第十一世紀),人間世運陽衰而陰漸盛,逐漸走入「閉物」的階段。

7. 自申會至戌會(第九~十一會),世運歷經「毀人、閉地、閉天」這三個階段,最後終至「閉物」的虛無。次至亥會(第十二會),一切歸於渾沌。宇宙自無入有,復自有入無,「有生有死,死而復生,無始無源,源而返始。(〈無生聖母聖誥〉),一元的循環復告完成。而後,另一個「元會」應運而生,另「一元之消長」循環又因之而生起。宇宙的生命,遂是如此生生不息而無窮盡。

  以上是對「數圖」的簡略說明。

      因此,從邵康節先生的「數圖」得知:天地的終始是「可以推算的」[7];天地雖大,其也是「形器[8],一落於有形必有消長、有終始,一切皆是自然之道!人本天地之中以生,自應效法天命「自然而然之理[9],損益盈虛,與時偕行,方是居易俟命之道。

 

二、為什麼要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一文的說明

本文發表於公元一九八O年八月二十三日,地點係先天天帝教復興基地:台灣台北。文中援引邵康節先生的見解,茲摘錄如下:

根據中國宋儒邵康節皇極經世之見解:天地屬于氣天、有陰陽、有變化、有終始。天地以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為終始,猶如佛經所言成住壞空之劫。天地這一終始謂之一元,一元分為十二會,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戍、亥為名,每會計一萬零八百年,天開於子而沒於戍,地闢於丑而沒於酉,人生於寅而沒於申,亥會混沌,子會復又開天,如此循環不已!

氣天之變化,亦可以小推大。例如一日之有晝夜,為十二時辰,晝屬陽,夜屬陰,一日一開一閉,日日如此;一年之有四季,為十二個月,春夏為陽,秋冬為陰,一年一開一閉,年年如此;推之一元,也分十二會,子會陽升,午會陽極陰降,午會猶如一日之正午,子會猶如一日之半夜。子為開物之始,午為閉物之始,午會以前,自無入有,午會以後,自有入無。所以午會是一元中極大的關鍵,而午會亦是氣數極大的變化,地球文明的創始盡在午會之中。

地球自開天闢地迄今,不過七、八萬年,人類之存在,自寅會迄今,不過五萬餘年。上述皇極經世的世界觀,早為宋朝道家陳希夷、宋儒朱熹等所肯定,且歷經宋、元、明、清以來天人親和的交通方法所得上天仙佛神聖啟示的證實。這種天人親和與聖經舊約神對摩西以及基督教主回教教主所得之靈感啟示,同樣真實可信;所以皇極經世之天地終始的推算方法,在中國今天已為天上人間所公認。‧‧‧。

對於天地一成一毀、生人生物、毀人毀物的循環,文中指出:

我們這個渺小的星球,據地質學家證實,地殼曾經翻身過七次,就是我們生存的天地已混沌了七次之多。 上帝一本好生之德,一成一毀,一開一閉,生人生物,毀人毀物,自有其整個之運會,生民何知造化巧妙的安排!

更切要者是,在此午未交替關鍵之際,「三期末劫」的先驗存在:

據此推算,人類社會現今正值午未交替,陽極陰生,氣數進入閉物之運;正是中國近貳百年來天道上所謂三期末劫的時候;也是耶、回兩教所謂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時期,究竟一推算,是否正確無誤?

以及,「三期末劫」的肇因:

人類自有歷史以來, 上帝管理地球,自始即以祂的道,祂的意旨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行在別的星球上,於是遂有天使、神佛、聖尊、先知、仙真,尤以五教聖人陸續奉命下凡,來到地上,生在不同的地區,不同的民族,適應時代環境的需要,創立不同的宗教,行道教化,救世渡人,欲圖除去人類作惡犯罪的根源。無奈世人一落後天,由渾噩而至漸明,日為物慾所薰染,真性迷昧,競逐財色權勢,罪惡累積,孽冤循環報復,不顧世界各宗教勸善救世,各種經典的說法開導,不聽仙佛聖尊直接間接挽救人心的勸導與忠告,戾氣沖塞天地,(上帝震怒,爰降浩劫,分期清理,歷劫演變,互為因果,造成三期末劫,世界末日將臨,這將是自天地開闢寅會生人生物以來,天地之間一場空前絕後的總清總算。

      首任首席使者強調劫難並非天降;劫由人造,必須人化:

當茲天滿、地滿、人滿之交,誠是空前絕後天地人共同的浩劫。由于劫由人造,必須人化,化劫在乎革心,人人可以時時造劫,人人也可時時化劫,全視人心的邪正,與行為的善惡而定;無奈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終于造成今天不可收拾的混亂局面!

並且,以「物極必反」的自然哲理,指示人們齊心「天人合力」,力挽狂瀾,撥亂返和,早日「否極泰來」:

要知,物極必反,為盈虛消長之理,天地間一切的一切,隨著氣運的推移,人心的正邪,均在自然的變化。

地球既然在這廣大無限的宇宙中僅是太空間的一微塵,我們這些生活在地上的渺小人物,有何力量和宇宙自然法則相抗衡,惟有『天人合力』共同創造奇跡,普濟蒼生過前川。重建人間天國,同享昇平。

復次,  師尊悟知昔時在西嶽華山白雲深處,  上帝頒佈稀世至寶「道統衍流」的用意,始知在「道統衍流」的脈絡中,預示了挽救此三期末劫的唯一途徑,以及,重新在地球上復興先天天帝教的意義:

在華山七年多來天人記錄中最最不可思議的稀世至寶,乃是帝道亙古垂衍正教,行於宇宙上下的『道統衍流』。溯教源而考古,上起 上帝立教為天帝教,誕育歷代教主,直至道統第五十一代才傳到這個地球上,應化人間,所有軒轅黃帝以及堯舜禹三王暨五教聖人等都是每代道世興昌的教主。

我們當時不甚了解上天頒佈這一『道統衍流』的用意。時至四十年後的今日,方始恍然大悟,奇跡出現!

世界毀滅將要臨頭,人類如要在地上繼續生存下去,惟有順應自然,返本還原急起認識這未有天地之前,歷劫流傳下來最古老宗教的時代意義,重新在地上復興天人仰崇先天固有的天帝教,繼開道統,挽斯末劫!

 

我們歸納文中的要點如下:

1. 首任首席使者李玉階先生(按;以下簡稱  師尊)依據邵康節先生《皇極經世書》的說法,視天地以「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為終始(即一元)。之所以會有如此生滅消長,係因「天地屬於氣天、有陰陽、有變化」,故有終始。

2. 天地一元消長的循環思想,「猶如佛經所言成住壞空之劫。」亦即,對於宇宙的實相,二者咸以「循環返復」「生成住滅」等輪轉的模式來描繪宇宙動態的變化歷程。

3. 天地人三才在十二會當中存在的歷程, 師尊作了更詳細的說明─

天:子會───────戌會

地:  丑會─────酉會

人:    申會───寅會

因此,依據此推算,人類在這一元會中的存在歷程約「六萬四千八百年」。

4.午會」的特殊意義

師尊指出「午會(七陽)陽極陰降,陽至極盛而漸入於陰。因此,午會是「閉物之始」,天地萬物自午會開始「自有入無」,逐漸從有而歸於無。這是午會的第一層意義。

      其二,「地球文明的創造盡在午會之中。」在午會這一萬零八百年當中,地球上所有文明皆已奠基、發展、成熟。從《皇極經世書》益見午會之時,中國出現「夏殷周秦兩漢…,以至於宋」等朝代的迭替,中土人文思想、典章制度與藝術文化等文明的創造備出,瑰麗非凡。中土如此,西方亦如此。

其三,「午會是數氣極大變化」之時。所謂「氣數極大變化」,指大自然的氣運極端不穏定,大宇宙大空間當中有許多逆流的沖盪、干擾,嚴重影響各星系的運行。依據《天人學本》[10] 的記載,  師尊明言:

在天地間,在這個大空間,在這個大宇宙整個的氣運來講,處於不斷地有很多的宇宙間一種『逆流』。大氣層裏發現這種逆流,這一種自然現象的變化,自有宇宙以來,一直是在演變過程中。有的旋和系裡面,經過這許多逆流的沖盪,整個的氣運就發生極大的變化。所以有很多旋和系裡面的生物、而且有更高智慧的生物,那就要遭遇到極大的變化。所以不斷地在變,我們人類也不知道!在地球上,我們處在這個太陽系地球上的人類,根本也沒有辦法了解這個大空間這種自然的變化。不過,因為影響到我們這個地球,同我們這個太陽系直街發生關係才能了解啊!…。

因此,「午會」在大自然氣運的關鍵性,可見一斑。同時,「午會」歷程本身內在性地蘊含了諸多不確定性的因子,這乃是十二會運世的安排,也是大宇宙間自然現象的一部份。因此,身處地球上的人類自應體認「午會」的影響性與特殊性,明白當今氣運極大變化的大宇宙因素。

5. 師尊更進一步指出:「今值午未交替,陽極陰生」,即「三期末劫」之世。易言之,三期末劫乃是午未交會,閉物之始,天地氣運自然而生的運世。對應於人間耶、回兩大宗教的說法,即「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時期」。

6. 師尊明確指出:皇極經世的世界觀,既受人間儒道學者的肯定,亦得到天上仙佛神聖啟示的證實。此「一元消長數圖」的推算方法,不僅受中土、天上、人間所共同肯認,它同時也印證了「三期末劫」在午未交會氣運中存在的合理性、先天性及必然性。

以上是對本文簡要的整理。

 

貳﹑綜論

《易經》《繫辭傳》有云:

「《易》之興也,其於中古乎?作《易》者,其憂患乎?

〈説卦傳〉首章指出古代聖作《易》的目的,乃是教人懂得「窮理盡性以至於命」的道理,教誨人懂得順應天心、配合天時,循由盡心知性的體證以完成上天所賦予人的使命(「天命」)。又,《易經》〈乾卦〉〈文言傳〉曰:

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

    這三段文字,其意義分別是 [11]:原初,制作《易》的聖人本乎「憂患意識」,希冀藉由「生  、倚數、立卦、生爻」等作《易》的立著,教導人們懂得「親天和人」的真諦,使人應和順從天地萬物生化的道理,善盡人的本性,以盡物之性,配合天地的創化,參贊化育,以完成上天所賦予人的使命。因此,凡其功德能與天地的覆載大德相契合、其明察觀瞻遠見的能力如日月般普照、其施政能與四時合其時序、其賞罰與鬼神的福善禍惡相契合﹑不偏不倚……,具備如是德行與玄智的大人,他先於天象行事,上天也會予以配合,不加違背;他後於天象而行,其行為也能遵循天時,不妄作凶。凡此,上天尚且不違背大人的行事,何況是人、鬼神呢?!

    我們綜合前一章節的說明,實亦旁證了《易經》的易理與精神:

─《皇極經世書》天地一元消長圖指出了天地之理(「窮理」)。

師尊的文獻隱涵了一份深刻的「憂患意識」。文中指出了「三期末劫」的來臨,警示世人「劫由人造」的本因。

師尊復提出救劫挽劫之道,配合  上帝的意旨行事,故能「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

 

《皇極經世書》指出天地消長的命數。其中,從「午會」至「申會」是人類逐漸由盛而衰、由成而毀以至於無的歷程。依著如是的推算,人類的生存應至「申會」始會完全毀滅。然而,誠如   師尊在文章中所言「午會」(或「午未交會」)時,大宇宙氣運即處在極不穩定的變化狀態,氣數進入閉物之運(也就是三期末劫)。因此,綜合二者的說法─

1. 邵康節先生之「午會」至「申會」,人類生存始完全毀滅之說,是一種「大原則」、「大歷程」的確立,是概觀性的推算。

2. 之中,「午會」意味大宇宙氣運極大的變化,係因「午會」乃陽之至,陽極陰降,「午會」(七陽)必意味著極大的動盪。

3. 午未交的毀滅運會,乃是我們所生存的天地、眾多星球必經的運會之一。因     

此,在參贊化育的過程中,人類本應參與此際運會。

4. 人類自有歷史以來, 上帝即令五教聖人依序奉命下凡,教化人間,救世渡人。奈何人類罪惡、無知與貪婪,非但無法受先佛聖尊的教化,更益惡業滿盈,劫劫相因,終於加速了「三期末劫」的來臨,提前遭臨毀滅的命運。

5. 師尊嘗在演講中提及:

創造宇宙的宰是在精神世界,此精神即無形宇宙;而我們生活的世界是物質世界,即有形宇宙。渺小的世界屬於物質世界,凡是物體(有形有相的東西)總有一天要毀滅的,因為物體有『數』,數滿了就要毀滅,這就是盈虛消長之道,亦即宇宙之奧妙。」錄自  師尊於民國七十二年於東京虎門霞山會館演講)

宇宙乃依據盈虛消長的原理法則,生滅循環,故得以生生不已。然而,「三期末劫」(核子毀滅浩劫),卻令人類可能在午未交會的運世中提早毀滅,此並不符合《皇極經世書》「寅會閉物毀人」之說;如是提前的毀滅,一者不符應大宇宙對人類存亡命數原定的安排,再者,三期末劫亦非上天原本的旨意,它是人類自身惡業相積、劫劫相因使然。

6. 天下有道,聖人成焉;天下無道,聖人生焉。(《莊子》)本乎慈悲與憂患的心懷,天上的仙佛聖真依次倒裝下凡,以先知覺後知,先覺覺後覺,齊為救劫挽劫而努力,尤希望透過天人合力,本著神律與自然律共同奮進的奮鬥型態,立命造命,以期消弭劫難於無形,使這系星的運行能回復至  上帝原先所排定的軌道,真正依循天理天律而生滅。同時,帝教神律與自然律造命的奮鬥觀,更補正了《皇極經世書》中機械論、命定論與歷史循環論的生命觀。

7. 帝教《道統衍流》[12] 的傳世,一者揭明了  上帝道統傳衍的真幾;再者,道統傳衍至第五十一代,始至中土,迨至第五十二代道世興昌的五世‧‧‧。如是垂禪,與《皇極經世書》「巳會」「午會」前闕(即夏商周朝代)記載相呼應。足證此運會乃人類精神文明興昌、道德澟然的光明盛世!

 

參、結論

《皇極經世書》為世人提出了宏觀性的天地消長之理,以及「數觀」的天地生滅歷程。其「經世一元消長之數圖」的推算方法與內容,深受天上人間所肯認。同時,它更鑑照出大宇宙的浩瀚無涯與人類自身的渺小。面對大自然的寬懷與慈悲,人類應該學會謙卑,懂得禮卑天地萬物,不應該妄肆依恃強大的文明而互相殘害,毀人毀物。對自身生命的歸處與生命的意義,應有所宏觀的體認。

本師師尊對於「午會」的說明,警示了大自然氣運內在命定對人類的影響性。

由衷地祈願先天天帝教的復興,帝門殊勝的救劫御心法門,以及救劫化劫獨有的法寶,能引領人們破除機械律、定命論的桎梧,天人合力,共同為天地力心,為生民造命!

 

 

參考書目

 1. 牟宗三先生‧《心體與性體》(一)。台北:正中書局,1989年五月。

2. 卲雍先生.《皇極經世書》。台北:廣文書局,1999年四月。

3. 陳榮捷先生編著.《中國哲學文獻選編》。台北:巨流圖書公司,1995年六月。

4. 郭建勳注譯.《新譯易經讀本》。台北:三民書局,2003年八月。

5. 天帝教《教義》。台北:帝教出版社,1997年十月。

6. 天帝教《教綱》。台北:帝教出版社,1990年七月修訂版。

7.《首席師尊精神講話選輯一六十年來之天命信心奮鬥歷程》。天帝教首席使者辦公室敬印,1989年九月。

8.《天人學本》。天帝教極院恭印,1999年十二月。

         

公元二零零七年十二月

 

 



[1] 參考牟宗三先生‧《心體與性體》(一)「第一部  綜論」。台北:正中書局,1989年五月。

[2] 本文今收錄於天帝教《教綱》,《上帝的安排一奮鬥感應錄》(1988年版)與《首席師尊精神講話選輯一六十年來之天命信心奮鬥歷程》(天帝教首席使者辦公室敬印,1989年9月)等書。

[3] 參考天帝教《教義》.〈第一章 宇宙之本體〉,頁13。台北:帝教出版社,1997年10月三版。

[4] 又,李之才的圖數之學乃受業於陳搏之門,因此,時人多謂卲雍受學於道士。是故,在新儒家(宋明儒者)的文獻記載,尤其是南宋朱熹先生所編排的新儒學道統譜系中,卲雍先生之學多所泯沒,同代諸儒中既無追隨著,其學亦不為後期新儒家所傳佈。

[5] 卲雍.《皇極經世書》。台北:廣文書局,1999年四月版。

[6] 參考陳榮捷先生編著.《中國哲學文獻選編》(下),頁603。台北:巨流圖書公司,1995年6月。

[7] 《皇極經世書》卷八(上):「天之象數,可得而推,如其神用,則不得而測也。天可以理盡,不可以形盡。渾天之術,以形盡天可乎?」

[8] 《皇極經世書》卷八(上):「易之數,窮天地終始。或曰:天地亦有始終乎?曰:既有消長,豈無始終?天地雖大,是亦形器,乃二物也。」

[9] 《皇極經世書》卷七(上):「自然而然者,天也。惟聖人能索之。效法者,人也,若時行時止,雖人也,亦天也。…。」

[10]《天人學本》(上冊)「第四講」,頁32。天帝教極院恭印,1999年十二月版。又,為求語意清朗、語句流暢,筆者於若干標點、段句部份,略加以修改。於此聲明。

[11] 郭建勳注譯.《新譯易經讀本》,頁20550。台北:三民書局,2003年八月。

[12] 天帝教《教綱》〈貳、教綱附件〉「一、道統衍流」,頁89~91。台北:帝教出版社,1990年七月修訂版。